第178章找人

作品:《盛世华归

    却说晋王把玩着一对如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微眯着眼睛听着暗卫将事(情qg)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当然,出事的时候他的去向果断地还是撒了个小小的慌,没敢说自己视而不见。

    晋王狭长的凤眸斜斜地睨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一丝儿也没有停,“你的意思是说,本王这位新纳的妾室让人打成了猪头”

    暗卫顿时心里一抖,额头上就沁出了一层细汗

    别人不知道,他这个暗卫还能不了解吗主子爷说话越是轻飘飘的就代表着他的心(情qg)越发的不好。

    “是”

    晋王眉头一挑,唇边扯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啧啧本王的女人在岭南被人欺负了,你说他镇南王府该不该管”

    暗卫咽了一口口水硬着头皮点点头,“该管。”

    “这就有意思了”

    晋王闭着眼睛不急不慢地继续转着珠子,过了一会儿忽然睁开眼睛恰好看到暗卫偷偷地拭汗,他嗯了一声,道“夜,你在擦汗你紧张什么”

    暗卫唬了一跳,连忙放下手臂,垂首道“爷,您忘了大夫说的话了”

    “哦你是说,那个还没存在几天的小玩意儿你觉得爷会缺那个”

    暗卫嘴角一抽却是暗暗地松了一大口气,只要爷不在意,自己就不会很生气,只要爷不会很生气,自己这一关大约也就能平安顺利地过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晋王又不紧不慢地说道。

    暗卫的一颗心瞬间又是往上一提

    “爷来岭南不就是来找茬来的吗这么好的机会送上门不利用一下可不是本王一贯的作风。你可知道动手的人是什么人”

    暗卫想起那个穿着打扮得三分不像人,七分不像鬼的家伙,摇了摇头,道“属下瞧着像是个乞丐,初时以为他不过是劫财,交上手后没有想到他的力气出奇的大,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怕是根本就撑不到有人来救他”

    “乞丐这么说,岭南的丐帮还(挺tg)厉害”晋王摸着下巴琢磨起来,“不过一个乞丐跟本王的小妾有什么仇什么恨吗”

    暗卫道“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

    晋王抬眸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一停,道“随本王去问问她。”

    暗卫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道“爷,您一定要亲自去看宋姨娘吗”

    “怎么嘶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晋王俊脸一沉。

    暗卫咬了咬牙,道“属下就是觉得宋姨娘的面容如今不适合见您”

    晋王一听这话动作就是一顿,“很难看”

    暗卫想起那张猪头模样的脸,想着这会儿大约上了药怕是连猪头好看都没有,因此果断地点了点头。

    “罢了你且说说后来出手的那个人究竟长什么模样。”

    “是”暗卫微松了一口气,道“那人是个少年,长得英俊斯文,他的内力不错,当时他出现在的时候属下正要对那乞丐下杀手,他的掌风来的又快又急,属下不得已撤了招式避开了他”

    “你没见过他”

    暗卫点点头,道“不过他的长相属下却觉得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晋王扫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朝中的那些大臣暗卫跟着他几乎全都见过,而救人的却是个少年,除非

    “那你觉得他长得像哪个王工大臣”

    王工大臣

    暗卫(禁j)不住沉思了一番,忽然瞪大了眼睛

    “爷,您这么一提醒,属下倒是想起一位大人来,不过那人早就已经死了”

    “嗯,是什么人”

    “就是已故的武威将军,那个少年跟他倒是有个六七分像。”

    晋王一动,微微颔首道“是了韩起可不就是正好住在岭南吗当年他爹出事后,他便以守孝为由带了家人回岭南去了难不成,那个袭击本王妾室的乞丐是他指使的”

    暗卫想了一下,道“爷,属下倒觉得有些不太像。若是韩公子指使的,他大可以等属下将那人打死了他再悄悄收尸也就是了,这样一来可以避免麻烦,二来再查到他头上就不容易了,所以,他也犯不着露了张脸给属下看”

    “说得有道理,依你所言,他显然是认识这个行凶者你速带人去查一查他究竟将那个人带去了哪里,查到后速速来回本王”

    “是”暗卫应声大步奔了出去,走到外面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大口气

    王爷当场没有定他的失职之罪,事后自然也就不会再提,这件事(情qg)不管往后的发展如何,都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暗卫的办事效率也是极高的,很快的,通过对马车印痕的跟踪,他发现这辆马车之后竟是一路奔到了镇南王府的方向,他犹豫了一下,立刻回来报给了晋王。

    “这就有意思了难不成,那个小乞丐竟然是镇南王府派出来的不过,他们想对付就来对付本王嘛,对付本王的女人算什么本事”

    这话暗卫可不敢接口。

    不过,他想想晋王的难缠程度觉得镇南王府没有对付晋王是很聪明的举动,而且王爷的女人多,少一个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换作是他的话,大约也是会这么选择的呀呸自己在瞎琢磨什么

    晋王起(身shēn)将两手背在(身shēn)后,道“走,去镇南王府找人”

    暗卫一看,王爷这是打算明着闹起来了,因此二话不说召了数名暗卫出来,由暗变明,一路抬着轿子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直奔镇南王府。

    得知晋王大驾光临,守门的侍卫不敢怠慢,连忙使人匆匆进去通报。

    镇南王得到消息后只是轻轻哼了一声,连头都没有抬,只吩咐向荣,道“你过去跟世子说一声,交由他全权处理,不必过来打扰本王了”

    “是”

    王爷一向不待见晋王,从前在京城的时候便是如此,向荣对此见怪不怪。

    易凤启得了消息,带着向荣亲自去迎。

    晋王见到易凤启的第一句话就说道“小堂弟啊,哥哥我今儿可是来跟你要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