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西州城郎中

作品:《异界大唐帝国

    不过这不关费光的事,费光只当没有发觉,对柜子上的小二喊道“给我们五间客房,另外给我们上一些普通的饭菜,你们看着办就好”

    “好嘞客人请稍等”小二高声答道。

    吃饭的时候,费光等人挤在了角落里,并且是靠窗的位置,这也是职业习惯,万一爆发了战斗,好第一时间从这里撤退。

    小二带着几人上客房的时候,费光突然听到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声音“这个人很重要,刚从桥州城跑了出来,携带了大量的军事机密,都记在他的脑子里,一定要治好他”

    “是”一个应该是郎中的人低声答应道。

    这两人的声音虽然小,但是费光还是听到了,听到这个消息,费光除了痛骂王中白的(情qg)报人员不会办事之外,还暗下决心除掉那个暂时不能说出机密的人。

    王中白的部队实力并不如何强大,要是丢失了关键的军事(情qg)报,这还了得啊搞不好很快就被歼灭了,这是费光不想看到的,为了让王中白起兵,暗卫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不能功亏一篑

    为了除掉那个(情qg)报人员,费光悄悄示意几个暗卫的人盯着客栈的周围,看看郎中什么时候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有暗卫(情qg)报员过来说道“先生,郎中来了,有五个人,应该是我们的目标。”

    “走,截住他们”

    “是”

    五个郎中此时也走了不少路,现在正累的厉害,在一个路边的露天饭摊上吃饭,几个人也被催的厉害,这次也不想来的,只是西州城的官兵威胁他们如若不从就干掉他们,郎中们也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赶路。

    几个郎中正在吃饭,突然周围来了几名汉子,将他们围了起来,这些汉子都流露出不善的眼神,让五名郎中都是心中一颤,给官兵带来的人看病,意味会惹来麻烦,没想到这还没开始救治,就来了麻烦

    领头的郎中头发花白,对费光等人说道“几位,这是有什么事(情qg)吗”

    费光笑笑,问道“你们打算去哪给人看病”

    白发老头心中咯噔一下,果然如此

    不过他不敢胡说,这里通向的地方只有一个,说的别的地方也没人信不是。

    “是去八滩客栈,那里有人要看病,但是是什么样的人生病了,名字什么的,我们都不知道,这也是官府的要求。”

    不等费光发问,老头赶紧把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老头还在心里祈祷,祈祷这些人知道病人是官府的,能够放弃找麻烦,尽管他并不怎么相信这种(情qg)况会发生,毕竟人家就是直奔自己这边来的,说是不知道病人(情qg)况的,好像怎么都不对

    “那简直太好了,麻烦你们跟我们走一趟”费光笑眯眯的说道。

    “我我”老郎中暗暗叫苦,这下可怎么办,旁边还有几个官差呢

    旁边的西州城官差发现不对了,一个衙役班头打扮的人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桌子,吼道“你们是什么人这几个郎中是帮官府做事的,我劝你们一句,马上滚蛋不然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费光没有理睬他,拿起桌子上的酒喝了下去,连喝三杯之后,费光还是什么都没说,这里的酒度数都很低,哪怕喝几十杯,其实都不会有啥影响的,这也是费光满不在乎的原因。

    但是费光的行为显然让衙役班头很不喜欢,在官差的面前,打扰官差请来的郎中,问话还不回答,这小子的皮子,看起来痒的很嘛

    衙役班头很生气,后果嘛好像不怎么严重的样子

    衙役班头怒了,一脚踏在桌子上,冷声说道“小子,我再说一遍,你马上带着你的人滚蛋不然的话,我要打断你的腿,让你再也走不了”

    费光闻言动了,拎过一旁的木棍,对着衙役班头踩在桌子上的腿狠狠的打了下去,这一次攻击出乎衙役班头的意料,没想到这个平民打扮的人居然敢袭击自己,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已经晚了。

    衙役班头刚刚意识到不好,还没做出任何的躲闪动作,费光的木棍就落在了衙役班头的小腿上,只听见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衙役班头的小腿被打断了。

    这也让衙役班头发出了惊天的惨叫声,这份痛苦不是衙役班头能受得了的,痛的他在地上来回打滚,声音也让其他的衙役还有五个郎中都想捂住耳朵。

    费光这时候冷声说道“我喝酒的时候讨厌有人打扰我,要是有人这么做了,我会很不高兴,现在,你已经惹火我了,所以,你要付出代价”

    衙役班头听后怒火烧的更厉害了,他尖声咆哮道“付出泥煤的代价你们都在看什么看,都是死人啊给我杀了他给我杀死”

    其他的衙役都想翻白眼,班头这是被气的语无伦次了吧,杀了他,怎么可能杀不死呢这是逻辑错误啊

    几个衙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水火棍举了起来,对着费光几个人就要打下去。

    费光也不再耽误时间了,冷声喝到“动手”

    几名早就等的不耐烦的暗卫闻言抽出了刺刀,其中一名暗卫的刺刀如同闪电一般,袭向一名衙役的脖子,那名衙役大惊,没想到这些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对衙役亮刀子。

    只是衙役的训练十分的不堪,他虽然意识到不好,也做出了闪躲的动作,想要向后退去,动作却慢的不行,刺刀还是刺入了衙役的脖子,虽然没有那么深,但也让这名衙役丢了(性xg)命。

    衙役做梦也想不到,本来只是一起普通的任务,却遇到了要命的杀手,衙役带着浓浓的不甘,捂住脖子倒了下去。

    这让剩余的几个衙役都吓话了,衙役的工作也就收收税什么的,哪里遇到过这么激烈的场面,对方一言不合就杀人,这是疯了吗

    几个人再也顾不得班头,纷纷尖叫一声,扔掉武器,就像逃离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