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泥潭

作品:《魔王的绝地求生

    地地下书库

    坦白说,从尤诺口中蹦出来的这个词甚至连无铭都不知道是啥玩意,或许是他才来到这座永冬城不算太久的缘故,很多东西里雍和斯奈普还没来得及跟他讲解。

    “那你想去地下书库干什么呢想要某本书吗”

    虽然无铭并不知道“地下书库”是什么地方,但从名字来听里头应该就是摆放着一大堆书的样子,要不书库里不放书难道还能放钱吗。

    “不是,根据根据我祖先遗留下来的一本(日ri)记里记载的内容来看,在那个地下书库的深处应该有一个祭坛,祭坛里面有着能够跟神明见面的通道,我想去跟神明见上一面,解答几个心中的疑惑。”

    说起来,尤诺自从当时在自己的祖屋里发现这本隐藏的(日ri)记后,还是头一回将(日ri)记里的内容告诉他人,但无奈的是这时他为了能够得到无铭的谅解也只能把真相说出来了。

    啥祖先的(日ri)记地下深处的祭坛跟神明见面的通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祖先你祖先该不是写的吧”因为只有写那些地摊的神经病想象力才这么丰富。听了这番话后无铭有些好笑的说到,当然,他对尤诺的这番话是几乎完全不信的。

    “咦你怎么知道”

    但被无铭这么一说后,尤诺却满脸都是惊讶的神色,因为他的那位祖先,赫赫有名的“先驱”荷鲁斯除了冒险家之外最出名的(身shēn)份的确是一位作家。

    得,有这样的祖先就有这样的后代,看来这家人的想象力都(挺tg)丰富的。

    这时,无铭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当然不相信这座宫(殿diàn)的下面会有什么跟神明相见的通道,毕竟这种事儿说起来也太玄乎了。

    “好吧,所以你甘冒大险来到这里不是为了什么别的,就是想去那个祭坛参拜一下是吗”

    “是的,我有一个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的答案,为了得出这个答案的结果,就算是死也在所不辞。”

    说到这番话时,尤诺的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神(情qg),当然这也是他的真心话。

    自从找寻到了所有的“荷鲁斯壁画”并且破解了先祖的那个“发现”后,尤诺仿佛感觉自己的心中就像是穿了一个大洞,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都犹如行尸走(肉rou)般的活着。

    有时候尤诺会觉得失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辈子都混混郁郁的陷在泥潭中不可自拔,所以他迫切的想知道一个答案,关于荷鲁斯当年的“发现”究竟是不是正确的答案。

    为了做出验证,尤诺曾经想尽办法旁敲侧击这个世界上知识最渊博的人,他的老师“极光贤者”欧若拉,但尤诺却惊讶的发现,这件事似乎连欧若拉都完全不知(情qg)。

    既然欧若拉也不知道,那这个世界上估计知(情qg)的人就已经彻底不存在了吧。

    就在尤诺濒临绝望的时候,他却突然想起了自己祖先曾经在魔王城内见过的那位“知晓一切之事”的远古神祗,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次危险的敢死之行

    这种眼神是就好像当时独自一人前来“永冬城”的我一样,那种为了达到目的连死亡都毫不惧怕的眼神吗。

    这种人最难搞了,就连杀了他也没办法((逼bi)bi)他后退半步吧。这时无铭不由得叹了口气,因为最近自己也有过这样死倔的精神状态,所以他还是蛮能理解现在尤诺的心(情qg)。

    “首先我想确定一点,你去那个什么祭坛只是为了见那位神明来解答疑惑,绝对没有别的想法比如带走什么东西之类的”

    “进去的时候你可以把我的力量全部(禁j)锢起来,而且让我赤(身shēn)的进去再一直近距离看管,这样就带不走哪怕一块石头了吧。”

    似乎早就料到了无铭可能会提出的问题,尤诺迅速面不改色的说到。

    伤脑筋啊里雍那家伙也不知到什么时候回来,要不然去问一下斯奈普那什么地下书库是不是什么机密重地好了,不是的话就干脆让他进去溜达溜达也差不多吧

    看到尤诺准备的这么齐全后,无铭稍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让这位年轻的勇者在这里稍候,自己便出门找斯奈普去了。

    但让无铭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刚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极度意外的消息。

    “你说斯奈普现在重伤昏迷而且夏妃还抓走了薇尔莉特”

    得知这个消息后无铭几乎整个人都是懵的,虽然他刚刚也感觉到了另一头的寝宫那边似乎有一阵阵剧烈的波动,可却是出于对斯奈普和薇尔莉特的信任,无铭根本就没想到(情qg)况会糟糕到这种地步

    可恶这下麻烦了总之先去把尤诺他们送走,把宫(殿diàn)内部稳定下来再说

    稍微安排人手开始稳定局面后,无铭连忙回去那间房间对尤诺说明了(情qg)况,大概意思是这个要求可以考虑,但要等到正派魔王回来后再行商议,现在就请他带着自己的同伴先行离开再说。

    “索伦(殿diàn)下您真的做不了这个决定吗”听完了无铭的解释后,尤诺眼神灼灼的盯着他,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

    “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等(殿diàn)下回来后我第一时间联系你,然后让你跟他面谈不过我现在还有很多事务要做,所以先带你去接你的同伴好吗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说起来在这个煞群三大巨头伤的伤被抓的被抓出去浪的出去浪的(情qg)况下,无铭要处理的事(情qg)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所以他连忙拉起尤诺的胳膊将其拉了出去,直接带到了那个囚(禁j)着雷纳德等人的地牢里。

    随后就是刚刚雷纳德等人看到的(情qg)况了,尤诺和无铭一起来到地牢解放了他们后,这伙人就跟随着尤诺有些灰溜溜的离开了这座魔王之城

    “有时候我真佩服岚王那家伙,居然在这种(情qg)况下都能来去自如。”

    当被几只高阶煞魔压着离开了“永冬城”的范围,重新出现在了冰天雪地的冰雪世界里头后,羽鹤流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shēn)躯,有些无奈的说到。

    “别这么说,咱们能这么轻易的脱(身shēn),也是多亏了尤诺哎等等,尤诺尤诺人呢”

    这时,原本雷纳德还想在众人面前好好夸这位年轻的勇者几句,但话刚一出口他才发现,那个年轻的(身shēn)影竟是不知何时从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消失了,就好像完全没存在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