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钦君侧01

作品:《国民老公她萌软甜

    此为防盗章, 请补足60订阅比例或等待36小时  清至抬起头望着她喜欢的人,费力地笑了下。

    她的笑没有温度,细瘦的胳膊撑着地面, 艰难地站起来。只剩皮包骨的腿撑不稳身体,清至虚虚晃荡着, 是黑夜里的一渺蒲草。

    她张开嘴, 撕裂般的嗓音低哑地唤, “袁希”

    袁希难以置信地退后,被地上凸起的石头绊倒, 重心不稳跌坐在地。

    清至能站起来,她甚至会说话

    为什么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cut完美”

    赵南执导多部电影,其中还有拿过国际大奖的, 可没有哪部让他如此顺心, 每次镜头通过都有酣畅淋漓的痛快。

    “绪夏你也就头两天没放开,越往后越棒。你现在都能跟简冬飚戏,好好保持状态,以后或许达到他的成绩。”

    他说的轻巧, 在场也没人当真。

    “赵导你再夸我,我该飘起来了。”绪夏从浅水池里爬出来, 旁边立刻有人递来毛巾。她擦干净身体, 走到亮堂的地方说,“简老师的角色跟本人性格反差很大, 他演得完全看不出破绽, 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在场资历最老的胡迅点评说, “你俩扮演的角色各有难度,发挥的都很棒,后生可畏啊。”

    跟在胡迅旁边,饰演清至妹妹的刘芸忙恭维,“两位前辈都很厉害,咱们这部戏肯定会大卖的”

    “哦对,”赵南察觉到简冬递来的眼色,再次发挥身为导演的演技,装作不经意的说,“上周绪夏受伤的事情,后来我找人查。摄影发现正好七号机位那段时间没关,等会我把原片抽出来给你,看是谁换了血袋。”

    话音落,顾嫣然和刘芸表情同时变了。即使两位演员很快做了表情管理,也还是被在场的老演员察觉到端倪。

    没有夜戏,到晚上片场人已经走光了。用于拍摄清至卧室的房间前闪过一道黑影,她鬼鬼祟祟左顾右盼半晌,做贼似的摸进屋里。

    进门的瞬间,灯光大亮。

    “啧,果然是你。”顾嫣然坐在道具组搬来的床上,扬起下巴轻蔑的死盯刘芸,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人前装乖人后使绊,还嫁祸给我,真是好一朵白莲啊”

    刘芸慌了几分钟,准备退出去,又看见守在门口的绪夏。她忙堆出一脸笑意,企图蒙混过关,“嫣儿姐姐说什么呢我是听导演说找到线索了,好奇”

    “是心虚吧”顾嫣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起身把旁边的文件夹扔在她脸上,“我什么都查到了,你在化工店买试剂的小票,你被监控拍下出现在道具间的记录,还有你微博小号。”

    文件夹滑落在地,散落出来的纸页上是几条微博截图。

    女主女二今天暴毙了没说好的女二成了女三,编剧艹你妈

    女主女二今天暴毙了没没啥戏份还得去片场,女一就是个潜上位的,装努力给谁看女二那臭脸,每天都掉粪坑吧

    女主女二今天暴毙了没受够了,我要整死他们

    铁证如山,刘芸彻底无话可说。顾嫣然打电话通知保安,没几分钟就有人来抓她去警察局。

    从头到尾,绪夏始终安静地倚在门口,她脾气再好,也不想理那种歹毒的人。

    警察带走刘芸后,片场只剩下她们俩,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忽然泄了,变得无比尴尬。

    “喂,你是不是怀疑过我”顾嫣然扭开头,别别扭扭地问。

    绪夏在片场发生那种事,剧组上下都在怀疑顾嫣然。

    心高气傲的小花旦懒得辩解,卯足劲查了好几天,正想着应该怎么公布呢,没想到是受害人帮了自己一把。

    说不震惊是假的,两个人在片场,她没少给绪夏脸色看。

    要是绪夏发通稿联系媒体咬定说道具是她换的,工作人员肯定站在绪夏那边,到时候她会被黑得体无完肤,从此再也爬不起来。

    可绪夏却没动静,甚至都没耽搁第二天的拍摄进程,留足时间等顾嫣然自证清白。

    “没有。”绪夏见顾嫣然别扭傲娇的模样,竟然觉得有些可爱,跟她说话的语气也恢复到往常的柔和,“你年纪小,但不至于没脑子。”

    “可是我整天瞪你骂你,冲你发脾气,还”顾嫣然记起两人拍摄的第一场戏,趁这个机会解释,“打你什么的,真不是我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你躲不开就”

    “嗯,我发现了。”

    绪夏确实不喜欢顾嫣然,这种不喜欢就像是碰到邻居家特别淘气的熊孩子,顶多也就是遇到他绕着走。

    要是某天熊孩子见到你主动问候,态度还非常积极热情,出于鼓励未来花朵的态度,你也不至于把昨天他偷偷在你衣服上抹了把鼻涕这种陈年旧账翻出来。

    罢了,谁让我比她大好几岁呢。

    心态已经迈入中年的绪小夏笑了下,主动握手言和,“以前的事你做得是不太好,但没有到让我介意的地步。这部戏还要拍几个月,咱们至少在片场好好合作。”

    “啊”顾嫣然惊愕的睁大眼睛,低下头看着绪夏。她个子比绪夏高,又踩着二十厘米的高跟鞋,硬生生搞出男友视角的效果,“只、只有片场吗”

    可惜这位男友嘟着嘴,满脸忸怩,说话也吞吞吐吐的。

    顾嫣然鼓足勇气,放下端上天的身段问,“私下、私下也要联系,你先加我微信关注我微博”

    简冬坐在不常用的深黑法拉利后座,守在片场外等绪夏。

    绪夏打开车门坐在他旁边,明显非常愉悦。

    抓到凶手这么高兴以后应该给她找点悬疑类的剧本吗

    “简冬,”没等他发问,绪夏就主动坦白。

    经过将近两个月磨合,怂哒哒的绪小夏总算不会叫完影帝名字后又加个先生了。

    她笑得眉眼弯弯,献宝似得跟简冬说,“我发现一个大八卦,顾小花旦是个傲娇。”

    “嗯。”简冬吩咐司机开车,对于绪夏说的八卦显然不感兴趣。

    “她看上去特别傲慢,架子特别大,实际上每晚剧组加班她都让助理帮忙定宵夜。平时也经常做公益,还匿名给灾区捐过钱。其实顾嫣然演技也还好,要是”

    “绪夏。”宝贝老婆这么夸赞其他人,让简冬迅速意识到危机感。他打断绪夏,谈起工作的事转移她的注意力,“室内的戏快结束了,下周要补外景镜头。”

    “是吗这么快啊。”

    算起来,他们拍摄也有两个月,接下来是袁希带清至逃跑私奔,清至家这部分的戏只剩下最后清至被抓回来的几场。

    “外景的场地在东平市吧,听说那里风景很好,我都没去过。”东平离他们所在的西平市很近,可绪夏忙着奔波,总没机会去。

    “拍摄结束,我带你在东平留两天。”简冬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通告问题,总之老婆开心比什么都重要。而且“外景拍摄的尺度,比室内大很多。”

    “呃”绪夏终于意识到这茬。

    原著中,袁希带清至私奔这段时间,书粉称为蜜月期。生遇的书粉大多是女主粉,把清至视为掌中宝白月光。跟其他书里的女主不同,清至境遇相当不堪,却能够被读者喜爱接受,要归功于她极具反差的性格。

    而蜜月期是塑造清至性格的关键,在外面的时候清至变得又软又甜,会每天对袁希微笑向他索要亲吻。

    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非常讨人喜欢,一撩就会黏黏糊糊贴在袁希身上,主动得不像话。

    之前清至的设定是肌无力,所以床戏往往只需要负责撩开场,剩下部分袁希掌控或者留给观众想象。现在开始却需要主动了

    我连片都没看过,怎么主动啊,太难为人了

    绪小夏你这个废物,以后要天天听导演喊ng了

    见她为难,简冬安慰道,“放松,我会帮你对戏的。”

    “在、在那边”他们结婚的事还没公开,两人半夜在一个房间内似乎不太合适吧

    而且想起简冬对戏的样子,她如果真得把持不住丧心病狂了剧组那么多人,他俩结婚的事,还能瞒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