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一双红舞鞋(三)

作品:《(系统)444号馄饨铺

    本文开启防盗设置, 订阅达到60可以破,订阅不足需等24小时  “什么叫不是人”王奇问了一句后,忽然也反应过来, 脸色顿时一变,“你是说和上次那个旅馆的事一样”

    许来凤的事已经是够倒霉的了, 但好歹上次是在路上, 这次直接给整到水上, 真是想逃都逃不掉。

    其他人虽然听不懂他们话里的意思,可也意识到邪门了。

    赵美美哆哆嗦嗦地翻出手机“甭管那么多了, 先报警再说”

    可是一看手机,又忍不住傻眼了,也不顾矜持地爆了脏话“妈的居然没信号”

    汐江处于城市的中心地带, 怎么会连手机信号都接收不到呢

    风, 似乎已经成了狂风,雨,也已成瓢泼之势。浪一个接一个的拍进了船起,舱里的水都淹到了脚脖处。

    大家不敢掉以轻心, 紧紧地抓紧着能抓到的东西,心免不小心就被巅出船去。

    “靠, 怎么比海里的风浪还恐怖”许峰骂着。

    “完了, 完了真的是水鬼索命了。”赵美美已经吓得哭了起来。一个浪迎头打来,打在她的头, 却让她感觉那浪里似有双手在抓着她的头发, 将她往船外拖去。她想喊, 那水早已顺着她口鼻钻进,堵得她根本发不出声来。

    “叮叮铃铃”有清脆的铃声忽然响起,是程小花一手抓住赵美美防止她被拖下水,一手抓住脖间的铃铛坠子拼命地摇着。

    铃声一响,赵美美立时就觉得头皮一松,人也因为惯性一屁股坐在满是积水的舱里。那一身漂亮的名牌裙子,早已湿答答地贴在身上,即难看又狼狈,但她也顾不这些,哭哭啼啼地说“水里,有,有东西在抓我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儿啊”

    她不说时还好。这一提这茬,本就慌乱的众人更是吓得不行。钱丽缩在男朋友王奇的怀里直抖。林曼也想往许峰身边缩,可许峰早就怂了,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又哪会管她

    程小花招呼大家“大家都到船中间来蹲着,免得掉下去。你们谁会撑船,我们要是能到岸边就好了。”

    王奇说“我会,我在家打过渔”

    钱丽拽着他不放,“你别去船尾,浪这么急,万一你掉下去了怎么办呀”

    王奇说“没事,我水性好,你在这儿蹲好,等我把船划到岸边咱们就能得救了”

    王奇刚走到船尾,一个浪就卷起来,直接就将他拍了一跤,险些就滚起水里。也是他机灵,抓住了根揽绳,勉强站起来,又将揽胜系在腰上和船绑定。

    他扶着浆刚撑了两下,就觉得有些不对头,借着舱里的灯光一看,就见黑黑的水面上居然打了起来漩涡。漩涡越旋越大,拖着船身也在不停地往水下旋转着。

    “嘿嘿”有凄厉的笑,伴着急风冷雨而来。说是笑,可是听起却似在哭。吓得许峰当场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赵美美、林曼、钱丽三个女生拥在一起无助地哭了起来。

    王奇一边拼命控制着船,一边对程小花说“怎么办,船转不出去,再下去就要被拖到江底去了”

    程小花摸出手机,翻出地府。还别说,地府司就是牛逼,在没有信号的情况下还是照常能用。

    主界面跳出的依旧是一张地图,地图显示出的位置是江中处。而代表鬼魂的黑点在江中处正剧烈地跳动着。

    程小花点开黑点一看,就跳出一行短介绍

    [白朝露,丰海郡,望江县人氏。因冤沉水而死,后死心怀怨恨,魂魄羁留于汐江之底,屡屡害人性命。]

    [凶恶指数2星半]

    [任务要求破除鬼术,另其伏法。]

    [任务奖励灵力10。失败惩罚万鬼噬身。]

    [任务剩余时间2天半。]

    除之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提示。

    程小花赶紧回到主界面,又点了右上角的一个问号,出现了一行提示[t4级以上巡检官可直接将其收伏]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提示。

    程小花在心里骂了句我去你大爷的t4级以上才行,我才1,拿什么跟她斗

    虽说她身上有冥音铃倒不担心白朝露伤害,可赵美美这些人怎么办

    咬了咬牙,她跳上船尾和王奇站在一起。

    王奇正想叫她回去,却听她忽然一本正经地朝着虚空中大声说“白朝露,你的逍遥够了吗冥王令我带你去地府伏法”

    王奇一脸诧异地看着程小花,如果不是此时此地此景,那话一出,八成就要被当成神精病。

    程小花呢,一边要假装镇定,一边还要极力维持身体的平衡。

    有女人的笑声,夹着雨、随着浪传入船舱中。

    带着天籁般笑声的女声在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明明是那样动听的声间,却让听者胆寒,闻者惊悚。

    程小花其实也很想像赵美美她们一样抱在起哭,但是表面上她却只能装模作样地道“吾乃地府司巡检官。你已羁留在人间界上百年,往年念在你不曾为祸的份上,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近一年来,你为何屡屡害人性命如今,你已上了地府司的黑名单,冥王令我来拿你归案”

    这个办法也是她仓促中想到的,冒充下地府司的巡检官,希望能吓退白朝露。她能说出白朝露的名字和来历,凭这些就有几分真。

    程小花又继续说“白朝露,你若是肯乖乖出来,免得本官动手,本官或可在底下替你说几句好话。毕竟当年你也是受害者。”

    王奇、赵美这些人听得一愣一愣的,虽然有肚子疑问,却都不敢出声。

    然而就这时,又是一个巨浪掀起,直接就把船舱上的挡雨蓬给拍碎了,程小花一个站不稳摔了一大跤,所幸旁边的王奇眼疾手快将她拉住了,才没落进江里。可是她的手掌却磨破了一大片皮,血水顺着船板被雨水冲到江里,一进到江里,那股漩涡就仿佛失去了控制,渐渐消失了。

    “地府司的巡检官居然这么弱哈哈哈”白朝露又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赵美美也惊呼了起来,手指着船头的,已吓得说不出话来。

    船头板上出现了双只手,惨白惨白的,一节节的白骨在被江水泡得发白的腐肉下若隐若现。

    随着鬼手慢慢地往上攀,一颗黑色的脑袋也露了出来,湿答答的长发不停地滴着水。

    “啊”惊呼声中,赵美美、林慢、钱丽三个女人连滚带爬地缩到船尾,只有许峰还人事不知地躺在舱里。

    白朝露还穿着那一般白底带蓝花的旗袍,浑身上下淌着水手足并用地爬啊爬,从船头一直爬进了舱里,爬到了许峰的身边。

    程小花大着胆子说“哎,你别再害人命了。我告诉你呀,你真的已经上了地府司的黑名单了,少害条性命,你也少点罪孽。”

    白朝露仿若未闻,用那双腐烂露骨的手捧着许峰的脸,喃喃地道“不是说好的,你要娶我的吗为什么要骗我你知不知道,这江里的水有多冷,我这里有多绝望”

    许峰似乎是感觉到脸上的异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可是对上的却是张腐朽破败的脸,在湿嗒嗒地长发后显得极为狰狞。尤其是那双眼睛,极大极大,却见只眼白,没有瞳孔。

    “鬼,鬼救,救命”许峰已吓得浑身瘫软,偏偏这回是想昏也昏不过去。

    白朝露腐败的手却还在抚摸着许峰的脸,语气森冷地说“浩哥,你以前不是最爱看我这张脸吗你还说过要看一辈子呢。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却闭着眼睛不敢看我了是不是我脸上的疤痕吓到你了可我是为了咱们能长相厮守才毁的容,你怎么能嫌弃我”

    她左边的脸颊上果然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使得整个脸显得愈发的丑陋。

    许峰抖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句话“我我不是你认错了”

    “认错了吗”白朝露愣了一愣,忽然又笑了起来“我怎么会认错呢咱们同床共枕了大半年,你的模样便是化成了灰我也能认得。凭什么你能好好的投胎转世,我却要在这冰冷的汐江水底受苦凭什么凭什么”

    起初还在笑,可话到最后语气越来越冷,忽地扬手指向赵美美“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你有了新人,便不记得我这个旧人了吗”

    赵美美往程小花身后缩了缩,拉着哭腔说“我,我不知道他是你上辈子的情郎啊与我无关,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