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枪法不怎么地

作品:《妙手回村

    “如果在远一点,天黑之前怕是见不到了。”李林微笑着说道。

    “哈哈,李兄果然风趣幽默,是秋天元考虑不周,还请李兄见谅。”秋天元上下打量李林两眼。

    “下次改正,这次我可以原谅你”李林笑了笑,说道“我以为来到这深山老林,是哪儿得罪了大少,大少要活埋了李林,我都做好逃走的准备了,进来才发现,这里还别有洞天,看来,还是有钱人好,什么地方都能来”

    秋天元注视着他,脸上挂着笑容,他不是傻子,李林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埋汰他。

    “让李兄见笑了,天元选择在这里,一来是这里安静,二来是这里确实很有乐趣,一会儿李兄就知道了。”秋天元微微一笑说道“李兄,让金辉先带你进去,天元在这里等另外一位重要的客人,很快就来。”

    李林笑着点头,也不多说,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抬起步子便是向里边走去,秋天元等的重要客人是谁,他已经知道了,除了息红颜之外确实很难想到其他人。

    他随着金辉来到大院,远远的便是看到了萧庭,萧庭还是和之前差不多,穿着打扮有点在杀马特,白皮鞋,破洞牛仔,上衣是一件花花绿绿的斐乐外套,除了衣服有点奇葩,头型什么的还算正常。

    萧庭的身体看上去并不强壮,但是,他在哪儿一站就让人觉着有压力,仿佛静止不动的野兽,身上散出来的是野性,冷血,没有人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突然发作扑上来咬你一口

    和秋天元对比,两个人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一个属于霸者,霸气中带着睿智,另外一个是智者,智慧中又透着几分霸气

    “嘘”

    李林刚要出声,萧庭便是转过身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手里端着一把枪,枪口正对着远处的猎物,当枪声响起,距离差不多百米开外的猎物直接倒了下去,不过,他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步枪在手,换子弹非常的流利,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十几次枪响落下,十几只饲养的驯鹿便是倒了下去。

    啪啪啪

    金辉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萧大少果然好枪法百发百中”

    “如果你马屁拍的再好一点,我觉着你应该比秋天元更厉害。”萧庭扫了金辉一眼不屑的说道“我不喜欢和司机保镖说话,没品位,掉价,这样儿,你去一边儿呆着,别影响我心情,说实话,我挺讨厌你的。”

    金辉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没想到萧庭根本不给他半点面子,走也不是,不走还不是,还不敢多说,毕竟,眼前这个家伙不是一般人,他可是能和秋天元齐名的。

    别说骂他,就算萧庭上来给他两拳,秋天元也点看着,因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不会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保镖撕破脸皮

    李林站在一边儿,脸上挂着笑容,距离金辉有五六米远,他都能感觉到金辉有多尴尬,同时,在心里他也是给萧庭竖起大拇指,这才是真性情。

    当然,有真性情还敢表达出来的人,他必须有实力这么做才行,如果萧庭是个端盘子的,就算他有真性情,估计也不敢如此直白的骂人。

    “兄弟。别看他,他就是一条狗而已,这样的狗秋天元喜欢,咱可不喜欢。”萧庭笑呵呵的说着,随后便是将手里的枪给李林丢了过来,“兄弟,来试试,杀戮的感觉很刺激的,你要是把这些畜生看做人,感觉会更刺激”

    “我的枪法不怎么样儿”李林拿着长长的枪有点发懵,还有点尴尬。

    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个梦,那就是枪,年少时,能有一把玩具手枪都不知道能笑上多久

    “按我说的,你把前边的畜生当成你的敌人,譬如秋天元,你的枪法一定会很准。”萧庭笑眯眯的说道“这是我的秘诀,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你是第一个。”

    “”

    李林苦笑着点头,能把话说的如此直白,能张开嘴就骂秋天元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萧庭。

    第一次见到萧庭,他就觉着这个人不一般,身上那股子桀骜不驯的野性不是一般人具有的,现在了解了,他发现他了解的还是浅薄了不少,萧庭身上散出来的可不止是野性,还有一种俾睨天下的霸气

    于是,李林就按照萧庭说的,端着长长的猎枪,枪口对准了五十米开外一个体型还算大的野猪,摆好姿势,瞄准,扣动扳机

    砰

    子弹滑膛而出,打在距离野猪有五米开外的地方,子弹打在地上顿时飞起来不少尘土。

    “杀气不够。心中没有杀意,你怎么能打得准,现在你心里要有一个想法,对面就是秋天元而不是野猪,如果你一枪打不死他,他会开枪打你,所以,你必须一枪打死他。”萧庭在一边儿说道。他十分的严肃,不知道什么时候嘴里已经叼上一根雪茄,慢吞吞的抽着。

    砰

    李林再次扣动扳机。

    子弹滑膛而出,结果,子弹又一次偏离,甚至比刚刚还要远一些

    “唉。看来你真的不适合玩枪,不过,这不打紧,不止枪能杀人,你是医生,你杀人的方式也很多。”萧庭拍了拍他的肩膀,抽出来一根雪茄递给他,“这是第二根,很贵的,别浪费了”

    刺啦

    火柴散出来浓浓的硫磺味道,李林将雪茄点燃,学着萧庭的样子抽了两口。

    “秋天元请你来的”萧庭笑看着他,问道。

    “难道是不请自来”李林耸了耸肩膀,心里想着,萧庭竟然也会问这种白痴的问题。

    “对。我就是不请自来的。”萧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是的,听他说完,李林脑门上顿时出现几条黑线,萧庭做事儿向来就是这样儿,上一次开那个什么会议,他也是一样儿不请自到。

    “秋天元让你来,知道做什么吗”

    “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就和刚刚一样儿,请我来打猎,或者请我来喝点酒,看病也可以”

    “唉,他要是有那个好心,天底下就没恶人了,这么给你说吧,他一肚子坏水,所以呢,大哥还是劝你小心一点,与虎谋皮,小心被虎口咬了屁股。”萧庭笑呵呵的说道“秋盛和蓝天的战斗才刚刚打响,我倒是想看看,天之骄女和一个穷凶极恶的恶人打在一起是什么样的,那一定很有趣”

    “对了。到时你选择站在哪边儿别忘了,秋天元还请你吃顿饭呢。”

    “大海里的一只虾米能翻起来多大的浪萧大哥还是太看得我了。”李林耸了耸肩膀说道。

    “就算是虾米,你也是最闪亮的那个虾米,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低估你自己”萧庭笑着说道。

    李林苦笑着点头,没想到萧庭能给他这么高的评价,能得到萧庭如此评价的人可能也就那么几个人,一个是他爷爷萧天赞,还有息人寿,息红颜也勉勉强强算上一个,秋天元也是如此,其次也就是他了

    “萧大哥打算站在哪边儿”李林突然问道。

    萧庭似乎料到李林会问出来,笑眯眯的说道“萧家,秋家,息家,打了几十年,我想,我应该是最希望站在一边看戏的那个,要是他们两个两败俱伤,这样儿对我来说最好,所以,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李林笑着点头,萧庭的意思他能听得明白,也能理解,萧庭说的确实没错,坐山观虎斗从而坐收渔翁之利,天底下似乎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开心的事儿。

    “不过。谁又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最后被干掉的不是息家,也不是秋家,反而是我萧庭呢”萧庭笑着说道“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搞破坏,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么”

    “不知道。”李林摇头说道。

    之前他确实不知道,但听过萧庭这一席话,他确实已经猜到了一些。

    “好了。别说了,我们后边还有一条狗听着,一会儿他告诉秋天元,我这点秘密就都没了”萧庭拍了拍李林的肩膀,指了指大院外边儿说道“我们的天之骄女来了,过去看看吧,要把握好机会”

    “”

    李林苦笑着点头,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便是向门口走去,等他和萧庭来到门口时,息红颜的劳斯莱斯来到了鹿园门口,和平时一样儿,没等她下车,四五个穿着黑衣的保镖便是分别站在了四个方向,一个个看上去凶巴巴的,似乎随时都想着杀人的样子。

    车门打开,息红颜从车子里下来,首先是一条腿先出来,脚底下没在踩着高跟鞋,而是换上了一双黑色的靴子,靴子很精致,边上画着金色的图案,紧接着便是她整个人从车子里出来,秀发肆意的披散着,一张绝美精致的脸颊没有半点瑕疵,特别是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你时,仿佛在和你说话一样儿。

    看到息红颜,几人的脸色各有不同,秋天元脸上带着笑意,很自然,眼神儿中洋溢着爱慕之意,李林完全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在去看这个女人,因为,她真的是上天的杰作,至少,想在她身上找到什么瑕疵是很难的

    他看了眼站在旁边的萧庭,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苦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萧庭真的不心动吗只能说,他比别人隐藏的更深一些,但眼神儿这种东西骗不了人,虽然特别的眼神儿一闪即逝,还是被李林给清楚的捕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