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作品:《王爷盛宠:郡主太恶毒

    37小说om

    许宓知道自己坏了家里的规矩,方才急着去百花楼找段映湛,没有跟自己的家人起吃晚饭。所以刚走进自己父母的卧室,许宓立刻就朝着自己的父母认错道:“宓儿知错了,请爹和娘放过宓儿这次吧。”神态里也带着女儿家的娇憨。

    许庄主不由瞪视自己的女儿眼,可那里面显然是没有多少怒意的,见到自己父亲脸上的神情也并没有多严厉,许宓心里也就放松了很多,立刻坐到自己父母的身边,讨好地道:“只此次,下不为例。”

    许宓是飞云山庄唯的小姐,庄内上上下下都是宠着她,许庄主也不愿意对她太严厉,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宓儿,现在比不得平常,你爱怎么胡闹,爹都可以由着你,现在这飞云山庄里上上下下住了多少武林同道。你自己也要收敛点,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成亲了,若是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也不太好,你知道吗?”

    许庄主看着自己的女儿,神情中带着几分慎重。而坐在旁的许夫人也是低声道:“你爹说得对,如今你这举动都被旁人看在眼中,不可不谨慎。那庆王世子原是你的未婚夫,如今你与他已经解除婚约,风言风语好是传了阵,现如今好不容易歇了,你又跟他如此过从亲密,你让旁人会如何猜测?”

    许夫人的语气里难掩担忧,自己的三个儿子,她是全然不操心的,让她操心的只有这个女儿。要说这飞云山庄的小姐,倒也不愁嫁,只是之前已经跟人定过亲,现在又是跟庆王世子如此过从亲密,难免会传出些难听的话,将来若是宓儿嫁了人,万婆家介意这个呢?她不得不替自己的女儿担心。

    许宓此时已经有了自己的心思,满不在乎地道:“管旁人如何猜测,我坦坦荡荡就行了。”可是,自己也不算是坦坦荡荡吧?想起方才在回来的路上,段映湛跟自己说的话,嗯,那些人说不定还真猜对了。

    “你这孩子……怎么还是听不懂呢?你年岁也不小了,该为自己的以后着想了,你的名声可是关系到以后你婆家对你的态度,知道吗?”

    许夫人还要劝诫自己的女儿,却听得许庄主不耐地道:“你也不用跟她说这么多废话了,反正意思就是,你以后不要再跟庆王世子有什么来往了。”

    许宓心道:这个嘛,只怕是不行了。

    但是这件事暂时还是不要跟自己的父母说比较好,于是也假装乖巧地点了点头,“是,我知道了。”

    “还有,接下来这几天,你就别出去乱走了。尤其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更是不要去。”说到这里,许庄主忍不住伸手戳了下自己女儿的脑袋,“你啊,就这几天的功夫都憋不住吗?被你的那些叔叔伯伯看到了,像什么样子。”

    “我知道了,直到哥哥成亲之前,我肯定不再出去乱跑了。”

    许庄主听到许宓这般语气坚定的答应了,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意来,“嗯,老老实实在山庄里呆两天吧。最近我们山庄的事情也是够多了,你这丫头可别再跟我添麻烦了。”

    “瞧父亲这话说的,倒好像我是专门给你们找麻烦的似的。”

    “难道不是吗?”许庄主和许夫人不由相视笑。

    许宓佯装生气道:“算了,不跟我们说了,我要去吃东西了,饿到现在我还没吃饭呢。”

    出了自己父母的房间之后,许宓不由有些心虚,若是按自己父母的意思,肯定不让自己跟段映湛在起,真是团糟啊。

    许宓回到自己的房间,匆匆吃了些东西,这就赶紧去找了温悦汐,没有办法,现在她唯能说这件事的人就只有悦汐了。

    对于许宓和段映湛在青楼里发生的事情,温悦汐都已经知道了,此刻见着许宓面带苦恼地来找自己,温悦汐心中有了计量,便是把段蔚予打发去找了段映湛,这女孩子的私房话自然不能让男人听着的。

    “怎么着?映湛向你坦白心意了?”

    看她这眼带桃花的样子,温悦汐也是猜出来了。

    许宓不由嗔怪地看了温悦汐眼,“我没有要跟你说这个,我是来问你,蔚王殿下究竟是什么意思啊?”真到了温悦汐面前,许宓却有些不好意思,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就是看你们两个都别别扭扭的,所以想在你们背后推把呗。”

    “蔚王殿下还真放心,难道他就真到不怕段映湛跟那个蝶香……”

    “你不相信段映湛?他平时再怎么胡闹,在这种事情上,他也是洁身自好的,你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人。”

    细密想起在回来的路上段映湛跟她说的那些话,“是,他不是那种人,他都亲口跟我说了,那个蝶香比起他在京城里见到的那些青楼女子可差了远了,他当然是看不上。”

    温悦汐闻言含笑戳了戳许宓的脸颊,“宓儿啊,你就嘴硬吧。其实你心里清楚得很,段映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现在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跟我谈论段映湛的品性问题的,说吧,你究竟在苦恼什么,或者,我该这样问,段映湛究竟想出了怎么样的解决办法?”

    “悦汐,话说,”许宓研判地看着温悦汐,“你懂读心术吗?”

    “什么?”温悦汐好笑道。

    “你怎么猜得出段映湛跟我说了些什么?”

    因为在离开京城之前,自己就已经跟段映湛说过了,有的事情,既然有困难,那就要去解决困难,而不是去逃避,正如溥承蕴和蔺玉样,他们之间的困恼要比段映湛和宓儿来得多得多,而他们正在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肯定也有办法,那就要靠他们两个自己去想了。

    “其实,他跟我说,等我们成亲之后,可以搬出庆王妃,去京城郊外住下,买下间别院,或是自己建间别院。”

    温悦汐闻言含笑点头,“这很好啊。”

    这就是当初自己为什么跟段映湛说,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去帮他想,而要他自己去想。因为他如果要娶宓儿的话,势必要跟他的父王和母妃有番冲突,而自己身为个局外人,是没有立场去给他想办法,让他去跟自己的父王和母妃对峙的,这是她为个外人没有办法插手的,切都要段映湛自己来决定,因为那是他的父母。

    许宓抬眸看着温悦汐,“悦汐,你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吗?”

    温悦汐点头,轻轻握住许宓的手,“你这知道你们两个现在的状况,如果想平平静静地在起是不可能的了。当然,我相信在娶你之前,段映湛肯定会处理好这切的。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庆王和庆王妃并非是刻薄寡情之人,等他们慢慢接受了这件事也就好了。关键是你,宓儿,你有信心熬过最初的几年吗?也许庆王和庆王妃会对你冷眼以待,虽然你会跟段映湛起住在郊外,但有的时候也避不了要见面的。而且,平常的些宴会,你可以不出现,但是宫宴却是点要出席的,不然就是大不敬,这点你也要有心里准备。所以的这切,你都要想好,知道吗?”

    “我知道,其实从回来的路上,还是方才在房里吃饭的时候,我就直在想。悦汐,其实我想我能做到的。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不应该只有段映湛个人在努力。”

    听到许宓这样说,再看她眼底的坚定之色,温悦汐就知道,宓儿的心里想必已经有答案了,而这个答案,她想,应该会让段映湛心里很高兴。

    如此想,温悦汐面上也不由浮起几分笑容,毕竟从开始,她就觉得宓儿跟段映湛挺相配的。

    “其实这些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不是还有我呢吗?宫宴什么的,也不用怕。”

    正是因为想到还有悦汐,所以自己心里才有了底气,要不然自己还真是有些不敢决定。

    温悦汐含笑看着许宓,其实她也不是来询问自己的意见的,宓儿在进来之前,她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她是来让自己说些什么好让她安心的。

    见许宓低头含笑出神的样子,温悦汐想了什么,不由轻咳了声,然后才开口道:“我听说某人在百花楼里大动肝火,还跟世子殿下打了架,这醋意烧得可真是旺。”

    许宓闻言,顿时诧异地看向温悦汐,“这事你怎么知道?”不对,她想起来了,之前自己在百花楼里刚见到段映湛的时候,他就跟自己说,等回去之后,蔚皇叔和悦汐自可以帮他证,当时自己心中就道:怎么帮你证,他们两个又都不在场,可是现在听悦汐这样说,她虽然不在场,可是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

    许宓离开温悦汐的房间,刚走出去没多久,段映湛不知从哪个地方突然冒出来,吓了许宓大跳,不由拿眼睛瞪他,“干什么啊?要吓死人啊,这三更半夜的。”此时的天色的确已经不早了,山庄里有的人都已经睡下了。

    “不是,我是来提醒你声,明天别忘了给我答案,你答应过的。”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两个都已经心知肚明许宓的答案会是什么了。

    许宓暗暗嗔了段映湛眼,什么都没说,兀自抬脚继续朝前走,段映湛倒是站在原地目送她走远,并没有跟上,不过许宓知道他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背影,颗心不由跳快了几分。

    这夜,二人都有些激动,心期盼着明天的到来,所以都有些睡不着觉。许宓前半夜精神奕奕,脑袋里许多想法闪过,直到了后半夜,到底是累了,慢慢就有了困意,这才缓缓合上眼睛,沉沉睡去了。

    她好像做了个很美的梦,嘴角都带着笑意,可是这个美梦却是被婢女的声音给打破了,许宓还有些懊恼,就不能再晚会儿出现吗?

    不过意识很快就清醒过来,她意识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意识到这点之后,许宓立刻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看了眼窗外,这个时候日头已经很高了,自己睡了这么久吗?

    “怎么了?”许宓边揉着眼睛,边问自己身旁那婢女。

    “小姐……”

    可是那婢女却是犹豫地看了许宓眼,又是低下头去,仿佛有什么话不敢说出口样,许宓倒是奇怪了,有什么话还需要这样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就说,你这样搞得我又是好奇了。”

    那婢女咽了下唾沫,这才道:“有个女子在外面,说是找世子殿下。”

    “女子?”许宓皱眉,“什么女子?”

    “是个青楼女子,叫什么……”那婢女认真想要想起那青楼女子的名字,可是还没等她想起来,许宓就接口道:“叫蝶香对吧?那个青楼女子?”

    “对,就是这个名字。”那婢女顿时就惊讶地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

    许宓边穿衣服,边问自己的婢女,“知道这个蝶香是来做什么的吗?”

    奇怪哦,小姐听了这个消息怎么会这么冷静?据她观察,小姐虽然已经跟庆王世子解除婚约了,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却很不般,要说小姐的心里完全没有了庆王世子,自己可是点都不相信。既然如此的话,那依小姐的性子,此时听到有个青楼女子来找世子殿下,怎么可能会这么冷静?

    虽然心中觉得奇怪,那蝶香还是把自己听到的跟自家小姐说了,“奴婢听外面的人传言说,这个青楼女子是来找世子殿下,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而且这青楼女子还口口声声地说……”

    许宓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婢女,“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赶紧说,她还说什么了?”

    “她说昨天世子殿下已经跟她……有了肌肤之亲。”

    那婢女说完之后,只见得自家小姐的脸上片冰冷,心中暗想,小姐这副表情,那就预示着有人要倒大霉了,却不知这个倒霉的人究竟会是世子殿下,还是那个青楼女子,抑或是指他们两个。

    许宓很快穿好了衣服,带着自己的婢女就往花厅的方向走,许宓到达花厅的时候,花厅外面已经围了群下人,所有人都在朝里面看,竟是没有人注意到她来了。那婢女见状,重重咳嗽了声,这才开口道:“还不快让开,小姐来了。”

    那些人听是小姐来了,立刻都是扭头来看,这件事毕竟小姐也是牵扯其中啊,虽说小姐已经跟那庆王世子解除婚约了,但好歹曾经是世子殿下的未婚妻不是吗?

    这个时候,厅内的人也是朝着外面看,因为他们都听到了那婢女的话,不多时之后,许宓便是带着自己的婢女进到了花厅之中,眼便是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蝶香,此时她正是背对着门口,许宓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过可以想见,定然是楚楚可怜的。

    她这才朝着站在那里的段映湛看了眼,只见他的眉头微微皱着,见着自己看过来,脸上才露出委屈无奈的表情,许宓不由瞪他眼。

    段映湛心中暗叫不好,本来今天是想得到宓儿的答案的,而且他笃定会是好的答案,但是现在,他却不那么肯定的。皇叔啊皇叔,虽然你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后患却也是无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