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洗礼

作品:《全能师尊

    看着面前这个拿着传世玉笛的男子,又看了看一旁的长乐宫主以及伯衣,荀子牙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这个,这个玉笛你还是收回去吧,我又不是你仙乐宫弟子,我就这么当上宫主的话,其他人肯定会有意见的。”方白赶紧将玉笛塞回了长乐的手中。

    “这个好办,我代师收徒,从今天起,你便是我师弟了。”长乐赶紧将手中的烫手山芋塞到方白的手中。

    “我特么……”

    方白真想将玉笛一把扔到这个宫主的脸上。

    为了留住陈月这个好苗子,这个长乐已经不知道什么是脸皮了。

    而就这样,方白因为一句玩笑话,便成为了仙乐宫的第九十九代宫主。

    这就是所谓的信息不对等造成的结果。

    因为不了解圣灵大陆的情况,不明白天籁之音对于这些乐道修士的吸引力,方白仅仅只是以为天籁之音只是一种天赋,谁知道这天赋强到如同唐僧肉一样,每个人都想要绑回家。

    为了让方白不再有任何后悔的余地,长乐赶紧将这些人全部带回了仙乐宫。

    当方白等人前脚没走过就,从天空中陆续降落下十几道光芒,这些人直接拦在了方白等人的面前。

    “长乐宫主,听说你们找到了几位拥有天籁之音的好苗子?!”

    十几个人拦在了长乐的面前,身上的光芒敛去,这些人有男有女,容貌几乎都在三十多岁以上,或静若幽兰,或锋芒毕露,或坚若磐石,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气质。

    但无异的是,这些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乐符的印记。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气势沉稳,说话铿锵有力,笑道:“大秦境内,虽然仙乐宫号称第一音乐圣地,但是从上一代宫主仙逝,仙乐宫的实力就有些名不副实了,不如把这第一的音乐圣地让出来如何?”

    “葛秋山你什么意思?”仙乐宫的伯衣面色颇有些不善,上前一步,将所有人都拦在了身后。

    被唤做葛秋山的男子,身穿枫叶红长袍,人静静的矗立在那里,确实如山一般,给人压迫感,他开门见山道:“天籁之音这种传承者,我们自然也是想要分一杯羹……”

    旁边,一个头发幽青的女子接着道:“不错,我听闻那个天籁之音,是一位小女孩是吧,这样吧,我们仙琴阁只要那过一个小女孩好了。”

    “这怎么行,那个小女孩自然得归属于我神音殿!”就在此时,一个白发飘飘的老人走上前来,看起来颤颤巍巍的,但是眉目之中却带着一股杀伐之气。

    仙乐宫的几个人顿时沉不住气了,似乎对这个老人也有些忌惮,长乐说道:“我仙乐宫已经退出了每年学院的招生,你们难不成连我们自主招生都要干涉?!”

    “这是自主招生吗?我可听说,这几个好苗子可是在仙乐广场上演唱啊!”老人的目光停留在了陈月身上,“我也不为过,这个小丫头归我神音殿!”

    “不行!”长乐直接拒绝道,无论如何,这两个小丫头和新宫主都不能放走。

    那个气势沉稳,稳若磐石的男子葛秋山上前几步,道:“看来,我们只能比斗一场了。”

    仙乐宫的几个人脸色十分难看,方白等人是他们先找到的,结果其他圣地的人来了,也想要插上一手。

    十几道华光冲天而起,长乐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天际,这关系到仙乐宫的传承问题,尽管他看起来非常的不靠谱,但是这有关仙乐宫的未来,哪怕拼命,他也不能把陈月放给其他圣地。

    远处龙吼凤吟不断,各种琴瑟之音交织在一起,偶尔狂风大作,风卷残云,时不时闪过一些神兽之魂。

    不多时,这些声音便再也听不见。

    直到十来分钟之后,天际才有流星闪过,划破天际,出现在眼前。

    第一个出现的,便是仙乐宫宫主长乐,手持玉笛,长发有些凌乱,看起来颇有些狼狈,嘴角还有些丝丝血迹,但却带着胜利的欢喜之意。

    而随后从天而降的几个人,则是异常的狼狈不堪。

    脸色有些不好看,并且身上的衣服都有些破损。

    “仙乐宫宫主名不虚传,佩服佩服!”老人感叹道,“既然乐斗你仙乐宫胜利,那小女孩自当归你仙乐宫。”

    “至于其他人……”老人的目光转向了方白等人。

    “他是我师弟!”长乐虽有些虚弱,但态度依旧强硬。

    “师弟?!”老人皱了皱眉。

    长乐直接展开了仙乐宫传承卷轴,指着最后的那个手印道:“他乃仙乐宫第九十九代宫主!”

    然而此时,其他人在仔细观察过方白后,脸色顿时有些改变。

    “师…师道?!”

    “你并非乐道?!”

    其他人顿时惊诧的看着方白。

    “怎么?瞧不起师道?”方白淡淡说道。

    一旁的长乐一把抓住了方白的手,“你真的是师道?”

    “如假包换!”方白说道。

    “哈哈哈哈,没想到仙乐宫竟然找了个师道做宫主!”一旁的葛秋山原本输掉了比斗有些沮丧,在听到仙乐宫竟然找了个师道当宫主后,便放肆的大笑起来。

    众所周知的是,师道自从孔圣仙逝之后,就彻底没落了,虽说还有名师阁在苦撑着,但是现在的名师也越来越少了。

    尽管名师依旧受人尊敬,但是想要修行师道的人越来越少,不仅是此道修行困难,而且初级名师不过只是教导一些小孩子,而其他等级的名师,存世的也不多了,别说天地级名师了,现在传世级名师都少的可怜,只有寥寥几位。

    相比乐道,师道现在已经算的上是没落了。

    “师道……若是孔圣在世,三千大道师为尊!现在……”老人唏嘘的摇了摇头。

    “凡乐,圜钟为宫,黄钟为角,大蔟为徴,姑洗为羽,雷鼓雷上兆下鼓,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云门》之舞;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凡乐,函钟为宫,大蔟为角,姑洗为徵,南吕为羽,灵鼓灵便……”

    就在此时,一阵好似远古时期的钟鸣之声传出,无数人的耳朵传入了一种莫名的大道法则,就像是拨开云雾一样,直入山中,心灵接受了圣道的洗涤,无数枷锁、瓶颈,在这《乐经》的诵读声中,纷纷破碎。

    这些音乐圣地的人纷纷沉醉于方白的圣道钟音之中,师道最强之音,便是这圣道钟音。

    圣道钟音直指最初之道,哪怕一个资质不怎么样的人,常年跟随在师道大能身边,聆听钟音洗礼的话,依旧可以吊打一些天骄。

    简单的说就是:举报,这货作弊……

    就在这些人即将戳破那层窗户纸,能够跨入下一个境界,或者说,他们就要找寻到捷径的那一刻。

    钟音戛然而止。

    这些人纷纷清醒了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白。

    “这……这……这是圣道钟音?!”

    “你…你竟然会圣道钟音?”

    “不可能,自从孔圣仙逝后,这圣道钟音便失传了。”

    “你怎……怎会?!”

    方白不屑的轻哼了一声,“走吧,师弟!”

    “哎…唉哟,我咋成师弟了!”长乐此时才反应过来。

    “我想当师兄!”方白道。

    “行…行吧,你师兄,你师兄!”长乐原本想拒绝的,但是想到这位师兄竟然会圣道钟音……

    “等等,师兄师兄,我仙琴阁的阁主之位也给你啊!”葛秋山赶紧追了上去。

    “阁主,你身为仙琴阁阁主,怎么能如此不要尊严,同为音乐圣地,这若是传出去,我们仙琴阁还怎么混?!”一只手直接拖住了葛秋山,随后将其甩在了后面,仙琴阁的长老大步朝着方白追去:“师兄师兄,等等我!”

    “狗屁,那是我师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跑起来竟然比这些年轻人的速度还要快,“师兄,师兄,神音殿还等着你回去主持大局呢!”

    仙琴阁:“……”

    神音殿:“……”

    仙乐宫:“……”

    ……

    “你们听说了吗,咱们仙乐宫宫主换人了!”

    “听说新任宫主还是修行师道的人。”

    “你早就落伍了,还师道,那是师道大能,堪比孔圣的存在,天籁之境,而且还会圣道钟音!”

    “卧槽,真的假的?!传说中的圣道钟音?!”

    仙乐宫中,无数人在议论,无数人翘首以盼,等待着信任阁主的到来。

    不说圣道钟音,但是天籁之音,便已经让这些人期待不已了,若是能够听新任宫主用圣道钟音讲讲道的话……

    仙乐宫门口已经围聚了不少闲得无聊的仙乐宫中人,其中许多少女早已经穿上了漂亮的裙子,等待着方白的到来。

    “那个领头的就是宫主吗?”

    “一看便是,没看到长乐宫主在他身后吗?”

    “唉,也不知道新任宫主有没有相好!”

    “莫叹息了,管他有没有相好,哪怕只是欢好一晚上也够了!”

    面对这么多的漂亮女孩子,一个个都那么的赏心悦目,一个个都如此的撩人,方白的喉咙忍不住上下了一下,这么多的女孩子的注视,纵使是历经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方白,此时也有些脸红。

    “宫主脸红的样子好可爱啊!”

    “别说,宫主好帅!”

    “白白嫩嫩的,真想咬一口!”

    “简直英俊潇洒,不行了,我不行了!”

    看着这些漂亮女子不怀好意的目光,一旁的陈月赶紧拉紧了大魔头的衣服,但是大魔头却无动于衷,陈月抬头一看。

    便看到一脸猪哥样的大魔头正色眯眯的看着那些女子。

    已经三月不知肉味的方白忍不住长吸一口凉气,这么多漂亮妹子,如果一天睡一个的话……

    “嘶!”

    突然感觉到腰间一股剧痛,方白赶紧转头,便看到陈月这小丫头正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小手在自己腰间三百六十度扭转着。

    “小…小祖宗,你又闹哪样?!”方白小声询问道。

    “哼,你没看到嘛,这些妖艳女子都想要跟和有一腿!”陈月嘟着嘴不满的说道,“我要替师娘看好你,不能让你在外面沾花惹草!”

    方白:“……”

    时间匆匆,转眼间便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星期。

    方白和陈月等人渐渐适应了这所谓的仙乐宫的生活,在方白成为了宫主之后,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工作,因为这工作基本上都交给了长乐,而花园小径的人也被方白拉进了仙乐宫。

    其他音乐圣地的人也时不时跑来仙乐宫,想和方白套近乎。

    方白也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对于方白来说,现在要抓紧一切机会和一切势力打好关系,这样才能应付随时可能到来的轮回殿。

    所以,这段时间,方白时不时就在仙乐宫开坛讲道,用圣道钟音讲上一遍《乐经》,《乐经》在地球上已经失传了,但是系统这里有。

    再加上这里的音乐更接近于古代的乐曲,方白便让长乐教导陈月和白紫兰,相比古典音乐,方白更精通流行音乐。

    所以……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

    ……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

    “于是可不回头的逆风飞翔!”

    ……

    “以后再遇见你再遇见你!”

    “请你说你好!”

    “我怕控制不住会给你拥抱!”

    ……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谁是电音之王!”

    “呜哦,艾瑞巴蒂跟我一起嗨嗨嗨!”

    这个老不正经的大魔头把仙乐宫当成了自己开演唱会的地方,每天带着花园小径的人在仙乐宫之中疯狂的摇摆。

    下面无数音乐圣地的小迷弟小迷妹疯狂的甩着自己的脑袋,跟着方白疯狂的舞动,接受着来自异世界的音乐文化的洗礼。

    最重要的是,方白每首歌都在使用天籁之音,搞的这些音乐圣地的人都疯狂了。

    明明传统的不行的音乐圣地仙乐宫,每天都能看到一群七老八十的老头在那里摇摆,每个人嘴里还哼着‘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原本仙气缭绕,如梦如幻的仙乐宫,彻底变成了迪吧,每天疯狂到晚上十一二点……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