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过分

作品:《圣武称尊

    话说楚影领着楚天和楚楚,走出试剑厅,来到周围某块供练剑用的草坪上。

    楚影略作沉吟,对楚天说:“小天,剑法境界的提升,最快的就是有所感悟,但这需要有机缘配合,不受人力控制。除此之外,就是多与人切磋了。我看近期你就别外出了,咱们一起练,进步会快一些。”

    楚天闻言点头,这个道理他也懂,有些时候,苦了十数日,也不如与人切磋三两天效果好。

    楚楚在旁微笑道:“我们两个,都是你的陪练哦。”

    楚影精修剑法,加上本身不错的悟性,也有精通级别的剑法境界。

    而楚楚之前不努力,但自楚天启灵以来开始发奋,修为突飞猛进,从练体二段提升到现在的八段,在剑法上也下了苦功夫。

    不知是否在这方面天赋颇强,修炼剑法不过短短数月,境界也达到了精通级别。

    可以说,至少在眼下,面前这两位,皆有资格做楚天的老师。

    一番计议,两人决定轮流在楚天的陪练,由楚影先上。

    楚影和楚天到草坪边缘,从兵刃架上各取一把木剑。这地方切磋的,都是同族人,利剑无情,因此没有铁制品,而是改用这种木剑。

    兵刃架上还有木剑,楚楚也取了把,拿在手里,颇为熟稔地刷了几个把式,便收好剑,笑吟吟的,站在场外观战。

    场内身影交错,木剑往来,楚天和楚影已经交上了手。

    刚开始,两人的动作并不快,将那本基础剑法中记载的十几式、上百个动作,流水般施展出来,动作不急不徐,一目了然,层次分明,但看在眼里,倒是不觉厌烦,很有种流畅之感。

    一遍使完,楚天眼神微变,方知刚才测验的结果,并无丝毫差错,在剑法上面,他确实差得挺远。

    虽说是一样的剑法,当两者相比,自己的要稚嫩了许多,缺少对方那种千锤百炼的娴熟。

    当然,要做到这一步,单靠闭门造车行不通,必须通过切磋,亦或实战,经过打磨方可。

    又一遍开始,楚天渐入佳境,眼睛释放出极致的兴奋来,身体逐渐能跟上楚影的动作,剑法也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进展着。

    过了好几遍,交锋中楚影突然停下手来,皱眉苦思,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具体是什么地方,却又说不出来。

    “怎么了?”楚天也顿住手中剑,疑惑地问道。

    “没...没什么,继续吧。”楚影勉强回答,起剑向楚天刺去,楚天横剑来挡,木剑声起,两人又战在一处。

    到了后面,楚影看到楚天进步明显,便加快了手上动作,将基础剑法中的强攻之法发挥到极致,剑影重重,狂风暴雨,向楚天笼罩而去。楚天打起精神,也将木剑在身前布下严密防御,倾尽所能,去接对方的攻势。

    楚楚面露欣喜,楚天进展之速,无须上场交手,即便站在场外旁观,那也是R眼可见,能瞧得清清楚楚。

    又是一次过招,练习这么久,楚影微微喘息,眼见楚天面不红、气不喘,神色如常,不禁吃了一惊。

    他自然知道,楚天实力强横,远非自己所能比拟。可是,之前交手,两人均是没用丝毫元力,单凭身体在切磋,不说修为,身体与对方也有这么大差距?

    楚楚见楚影有些疲惫,提剑来到场内,道:“该换人了。”

    楚影没有逞强,点了点头,抱剑离开草坪,场外观战。

    楚楚上场后,并没有立即开始,先问楚天道:“小天啊,我有点好奇,你从何时开始练剑呢?”

    楚天如实回答:“就是从昨天开始的。”

    “昨天?”楚楚略一思索,眸子里浮现出难以掩饰的震惊来:“在咱们吃过午饭之后?”

    其实,昨日她一大早就在楚天小院里候着,自然知道楚天睡了整个上午,但由于这个事实过于的惊人,便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那以前呢,你从没练过剑?”楚楚小心翼翼地确认。

    楚天仔细想了想,答道:“认真地说,应该也算练过?”

    “这就对了,也不早说,你快把我吓死了。”楚楚收起眼中震骇,玉手拍了拍酥胸,露出一脸被你吓到的表情。

    “就是借你剑那次了。”楚天见她问得详细,便不厌其烦地作补充。

    楚楚面色一愕,反问:“你所谓的练剑,就是说那个了?这不算的,除此之外,有专门练过吗?”

    楚天摇了摇头,专门的练剑,在此之前,确实从未有过。

    “你...”楚楚手指楚天,娇躯颤抖,瞠目结舌,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楚天也用手指着自己,满脸的不解,意思是我怎么了。

    谈话声音并不甚大,楚影在场外,只看到两人窃窃私语,没听清楚内容,见说个没完,纳闷地发问:“喂,你们怎么回事,有什么问题吗?”

    楚楚仿佛如梦初醒,水眸里涣散的视线重现聚焦,手指楚天,提高声音,对楚影解释:“小天,从昨天才开始练剑。”

    “从昨天开始啊,那又怎么了?”楚影有点机械地回答,突然反应了过来,声音也变得尖锐:“你说什么,昨天才习练剑法,这怎么可能?”

    “呵呵。”楚楚无力地笑了笑,旋即作出补充:“是昨天下午才开始,只有小半天时间。我在他家吃的午饭,时间很晚,所以准确来说,连半天时间都不到。”

    “你开玩笑的吧。”楚影闻言,立即淡定不起来了,一个箭步窜到台上,将楚楚一把抓住,双眼将她死死盯住,一脸的严肃。

    “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楚楚无奈叹了口气,若非亲眼所见,她也不能相信竟有这种事情。

    即便是她,从开始练剑,到提升到入门境界,也花了将近十天的时间,不知是谁,将消息传了出来,为不少同辈知道了,对这个进度十分艳羡,药堂内部,甚至有传言,说她是百年难遇的练剑奇才。

    而楚天只用了半天时间,就达到了这一水平,楚楚很是怀疑这传言的真实性,自己这两把刷子,那能算是练剑奇才,真正的怪物,就在眼前啊。

    正常人,都是练剑很长时间,自觉有所成就,不会丢脸,才进试剑厅测试击落次数的,谁会像楚天这样,只练了不到半天时间,便迫不及待来这里,测验剑法境界。

    见楚楚并非佐为,楚影略一回想,便知道刚才发觉的不对在何处了。

    那就是楚天的进展速度,委实太快了。如若有了这般速度,恐怕也不了多久,就能达到和自己一个级别,测验时击落数字又怎只会有三百多。练剑时间太短,正好是个最完美的解释。

    “看来,这件事定然是真的了。”楚影目光如剑,S向楚天,楚楚也面带艳羡望了过来,两人眼神犀利,把楚天看的心里发毛,小心地问道:“你们干嘛,这么看我?”

    楚影眼神奇异,口中答道:“我在观察,你是人是鬼,为何练剑天分如此之高?”

    楚天尴尬一笑,这话说的,真不知道是夸还是骂,便谦逊道:“这上面,我天分不行的,我只击落了三百二十六支钝箭,那楚源都有五百多支,你们两个,应该也比我强,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别说了,快别说了。”话未说完,就被楚影强行打断,他脸上Y沉地能滴出水了,心里一时间竟有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

    没错,我是比你强,可你知道,我练了多长时间吗,呜呜呜。

    此时此刻,楚影的三观遭到颠覆,粉嫩的心灵,遭到不可恢复的创伤,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里,无声地啜泣。

    “小天,你别得寸进尺好不好,你这个样子,好过分的。”纵然楚楚素来向着楚天说话,此时也是颇有点儿抱打不平。

    “我,过分?”楚天满脸疑惑,他很难将自己与过分这个词语关联在一起。

    楚影不愧为他的同伴,无须多余解释,瞬间就听懂了,愤愤地道:“那是相当的过分。”

    楚天见引起公愤,便住了口,心中惴惴,不敢再发一言。

    楚楚酥胸起伏,不住喘息,良久才平复了下来,将手中剑尖一指楚天:“继续,该我做陪练了。”

    楚天哦了一声,横剑于前胸,目光专注而炽热,全面做好了战斗准备。

    楚影妒忌地望了楚天一眼,闪身离开草坪,到场外羡慕嫉妒恨去了。

    由于楚天来时测验剑法境界,成绩不如想象中耀眼,来此之人各有各的事,也就没有过多的关注,关于练剑时间这个小C曲,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并不为旁人得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