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没见过的

作品:《火影之大武学系统

    ,

    人类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怀着一种莫名的好奇。只不过,当好奇变成了惊讶之后,一切都已经超脱了自己的,预想范围之后。那么,其内一定就会,掺杂着一丝丝的敬畏。

    只不过,这一丝丝刚刚泛起的敬畏,就已经被自己拿强大的自信心,给斩灭了。因为对面,只不过是一个忍界的新丁而已,而自己要做的,则是给她一个,永远也不会再被记起的记忆而已。因为,死人是不会再有,记忆的。

    当最后一个印决完成之时,竹下高天的脸上,浮现出恶毒的狞笑。因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无数的黑色咒印开始从指尖流出,浩浩荡荡的朝着那硝烟之后,直冲而去。“死吧”有些中二的大叫了一声,只不过。跟从前那一种感觉,却有着一种天壤之别。

    “恩好像有点意思诶有些类似于,传说当中的黑巫术,只不过本体的实力实在是太差了,否则以弱胜强,斩杀一些比之本身,强大的存在也是可以的,可惜了”一边评价着,刚才那黑色的咒印,一边咂吧着嘴。

    “喂,人类这就是你,最强大的一招了吗若是没有的话,那你可能就失去了,这最后一次,绝地反击的机会了哦”只见,那直冲天际的硝烟,却在霎那之间,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如同臣子见到了君王一般,纷纷避退。就连那依旧在燃烧着的,未曾熄灭的火焰,也是如此。

    而我们的主角,此时才姗姗登场。这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啊火红色的如同火焰在身体之上,不停地飞舞着。并不怎么庞大,但是具有强大压迫力的存在。琥珀色的一双赤红色的眼眸之中,满是不屑。

    “黑巫术少见了”话音一落,火麒麟的身形就已经消失在了,一众人等的视线当中。“危险”无数年的任务,磨炼出来的心智。那机警的对于危险的预知,竹下高天的双手一动,整个人在那如同瞬移而至的,火红色的巨大兽爪当中,变成了一团黑色的烟雾。

    “咦有点意思啊只不过,还是显得有些,粗糙了。”话音一落,血盆大口一张,炽热的火焰,有别于普通的火遁忍术的存在,那带着一丝丝的只有传说当中的,三味真火的存在。如同一条火柱一般,直直的朝着空气当中的,已经快要靠近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过来的小萝莉的方向,横扫而过。

    只见,在空无一物的空气当中,一撮黑色的烟尘骤然闪现而出,只不过此时的竹下高天却已经完全不复,刚才那耀武扬威的样子了。整个人都已经如同车祸现场,不。应该说是火灾过后的,车祸现场一般无二。黑巫术,却是有别于,普通的修炼体系的存在。但是,殊途同归,那淡淡的独属于空间的波动,却隐瞒不了火麒麟,那强大的感知。若是在自己的庇护之下,小萝莉受到了伤害。

    难道我,火麒麟不是要面子的

    或许,竹下高天至死都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失败的。若是常人,肯定以为自己决计是逃命去了。只不过,若是能够将那个小女孩,作为人质的话

    “好了,剩下的,还是我多操劳一些吧,喂,你们,人类。难道不知道,有一个词语叫做,跑路吗”火麒麟这一句话,可谓是一言点醒梦中人。只不过,此时剩下的两位影级忍者,却是相视一笑。跑路吗和一个长着四条腿的,强大的不知名的忍兽,比奔跑的速度

    额,很强大的想法

    只是,拼了“火遁火龙炎弹”“风遁超压害”和“超火龙炎弹”不到五秒钟的,不断闪躲的影级忍者,就已经将身体当中差不多,百分之八十的查克拉,调动了出来。两个都是级别的忍术,合二为一的时候。这已经不是,两个独立的级别的忍术了。

    堪比ss级别的,禁术级别的存在。就在火麒麟那仿若无物的目光当中,飞速的形成。直直的,朝着后者所处的地方,暴射而出。同一时间,身旁的那一位影级强者,却没有释放任何的攻击型的忍术,反而是从右手那宽大的,黑袍之中,伸出了一道钩锁,精准无误的投掷而出,死死地抓住了那一个,上一秒还准备上前和火麒麟,决一死战的影级同伴。

    走

    无谓的拼命,那是不智之举。但是,没有任何掩护的,就直接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了敌人,这一种愚蠢的做法,绝对不是影级强者,容许自己犯的错误。如果,他们能够从那刚才,纷纷避退,甚至于说臣子朝见君王的那一幕当中,多去大开脑洞,想上一些曾经不敢想象的,事情的话。

    或许,他们的撤退,能够更加的明智一些。只不过,在任何世界之上,都没有如果,这一可能的存在。对一个从出生起,就在炽热的岩浆当中,将那温度达到了一千多度的岩浆,当做游泳池一样游玩的火麒麟释放,所谓的堪比ss级别火系禁术,那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牙签一样,不仅仅是自不量力了。这就是在,行自杀之事。

    “咦,你们也是挺有,想象力的吗。不错不错,朝着火麒麟释放火系法术,我是说你们傻呢,还是你们傻呢,还是你们傻呢”话音一落,火麒麟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直接无视了,那即将席卷而来的超级火焰,反而是张嘴一伸。

    “咂咂,恩,味道不错,就是其中的内涵,差了许多了。嗝不过,好在量大。也马马虎虎的,满足了。”

    一众留在原地的,商队的忍者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种,“老婆,快出来看上帝”的表情。为什么,如此强大的一个堪比禁术的忍术,就这般被“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