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因为妖孽,所以该死

作品:《九龙玄帝

    深渊之旁。

    叶凉听得袁修此语,神色不悲不喜“想残杀我,那也要你有这个能耐,才行。”

    “哦”袁修如沐春风般,淡笑依旧“如此说来,你是觉得,我没能耐杀你了”

    “倘若,此时是在混沌雷泽之外,我自当不会怀疑,你杀我如蝼蚁。不过现在”

    叶凉缓缓伸出右手,以玄力,将那落于地间的黑剑,吸入手中后,他话锋微转,道“在混沌雷泽之内,一切”

    他眼眸陡然一凛,手中黑剑朝着前方大地,狠狠地挥出一剑“未可知。”

    唰

    伴随着他这一剑的挥出,一道弧形的雷光,瞬间于那黑剑之上,脱剑而出,并撕裂着大地的,朝前射掠而去,直射掠至那,高空袁修所站的,下方正对之地后。

    那雷光陡然顿住身形,并四射出数道同样的雷玄之光,尽掠八方。

    最为诡异的是,那些四掠而开的雷光,并未直接朝着八方射掠开去,而是如有灵般,围绕着那一道雷光,于那地间纵横、勾勒

    玄妙刻画。

    “这”

    宋磊看得地间那,看似毫无章法,实则又似乎如灵巧妙般,于地间四掠勾画的弧形雷光,不由面露困惑,道“叶凉他是在做什么”

    “似乎是在以雷光,画什么。”贾途轩同样不解的看着那,雷光四起,碎石四溅的地间。

    其实此时,不止他二人不解,那在场大部分人,都是用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此景,似不明白,叶凉此举究竟有何意义。

    毕竟,正常来说,三阳神皇,是绝对没可能战胜七阳的。更何况,眼前的这七阳,实际上是圣皇。

    就在众人困惑间,那叶凉却是持着黑剑,陡然踏步而出,缓缓朝着那中央的雷光走去。

    那所过之处,四射的雷光,如灵退避。

    “嗯”

    袁修似是察出了几分不对劲,不由眉头微皱的凝看着叶凉。

    于他的目光注视下,叶凉缓缓走至中央雷光前后,他神色不悲不喜的看着那,悬浮着的雷光,道“这世间,要取我命的人很多”

    “但,他们都无资格,取我之命”

    他缓缓抬起玄手,以令得那黑剑剑尖朝下的,与那悬浮、跃动着的雷光,融合一处,淡漠吐语“叶擎天是如此,你”

    “亦是如此”

    他眸中倒映着那雷光,波澜微起“纵观天下,独独能取我之命者,唯有她一人”

    唰

    伴随着叶凉此语的吐出,他那手中的黑剑,陡然放开,得以不偏不倚的插于那,中央地间。

    轰

    黑剑落、尘土溅。

    当得那融着雷光的黑剑,于叶凉手中脱落,直刺于地时,一股恐怖而浩荡的雷光,似由那黑剑所引一般,于地间喷涌而出,狂浪席卷。

    肆虐于此地。

    而随着这股恐怖的雷霆之力,诞生而出间,那如灵般勾勒于八方的那些雷光,瞬间蹦碎而去,以化为那漫天光点,铺洒于那整个地间。

    “嗡”

    雷点铺洒,那看似平朴的大地之上,陡然有着无数玄妙的雷色纹路,映现而出,勾勒于八方。

    得以凝聚成一道,占地广阔的庞大玄阵。

    “这是”

    袁修看得那地间,以黑剑为中心点,凝现而出的一道玄雷之阵,难得的眉头微皱“万海雷元阵”

    就在他心起波澜间,那站于黑剑之旁的叶凉,手中玄印瞬结,沉语道“阵起”

    嗡

    随着他此语的吐出,那雷阵的边缘之地,陡然有着十三道,以雷霆勾勒而成的玄虚雷球,相隔有序的凝现而出,悬浮于地间

    镇阵而成。

    “果然是万海雷元阵”

    袁修眼眸微凝,玄拳微握的看向那,站于大阵中央,血甲之下长袍尽鼓,发丝尽荡的叶凉,道“小子,你究竟是谁”

    “为何,会这叶族本族之阵”

    这万海雷元阵,是叶族本家所藏的万千阵法中,其中一道颇为强悍的阵法,素来不传外人。

    叶凉这出自乡野之人,没有理由会。

    “我是谁,这个问题”

    叶凉任凭那雷风,吹拂的长袍激荡,青丝尽扬,眸映那雷霆黑剑,不悲不喜道“等你能从此玄阵下,活下来,再说吧。”

    闻言,袁修那脸面之上,笑颜依旧“万海雷元阵,的确是有名的杀阵,那玄阵所拥有的杀伤力,更是不容小觑”

    “只是,你想以三阳之境,控此阵,来镇杀我七阳之力”

    他一副云淡风轻之态“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面对袁修之语,叶凉神色平静道“的确,若在平时,以我三阳之境,控此阵来镇杀你七阳,的确不可能”

    “但这一次,却并非不可能”

    一语至此,他手中印法瞬结,眼眸之中雷纹流转的肃然吐语“引雷”

    嗡轰隆隆

    此语一落,那插在地间的黑色玄剑,嗡鸣震颤间,阴云的苍穹之天上,陡然翻起滚滚雷霆,紧接着,那些雷霆似受何召唤般,纷纷划破长空

    撕裂苍穹的落于那黑剑之上,充斥于整个玄阵之中。

    咕噜

    宋磊眼看得那,苍穹上的雷霆,疯狂的掠空而下,汇聚于那黑剑之上,肆虐于整个雷阵之中的恐怖场景,不由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敬惧而语“叶凉他还真够疯狂的”

    “竟然敢直接接引混沌雷泽内的玄雷,来充盈他那所谓的玄阵。”

    毕竟,这混沌雷泽内的玄雷,那所蕴含的威力,可是不容小觑,一旦一个借用不会,那就是引火烧身、自取灭亡之举。

    危险程度,极大。

    “最重要的是”

    贾途轩望着那,如此引动雷霆,都不退出玄阵,任凭雷霆袭身的叶凉,神色凝重“他竟然敢丝毫不避玄雷的,站于阵心旁引雷”

    “这举动,未免也太不要命了。”

    面对二人的言语,云婉灵娇容凝重的看着那,雷阵中低语叶凉,道“他是为了保护我们。”

    毕竟,谁不知道,那样有危险

    叶凉也知道,只是他更清楚,若不能凭借此阵将袁修镇杀,那他们可能真的都会陨死于此地。

    所以,叶凉才不顾危险的站于雷阵中引雷,为的也就是要将这雷阵的力量,发挥到可发挥的极致,以镇杀袁修。

    护全众人。

    就在几人谈语间,袁修依旧神色平和的看着地间叶凉,道“为了杀我,你还真是够拼的。”

    显然,他也看出来了,叶凉是自身力量不够,所以,不顾自身安危的引动天地雷霆之力来凑。

    以求充盈玄阵,镇杀于他。

    叶凉听得袁修之语,不悲不喜的看了眼那,难以再轻易引动、掌控的的苍穹天雷后,他投眸于那翻雷潭,平静道“我的拼”

    “才刚刚开始”

    一语至此,他手中玄印陡然再结,长袍激荡的沉语道“再引玄水之雷”

    嗡

    随着他此语的落下,那本就引动着天雷的黑剑,疯狂的鸣颤而起,得以令得那,翻雷潭内的玄水之雷,脱潭而出,如龙如卷的席掠至那黑剑之中

    蔓延于整个玄阵之中。

    “轰”

    一时间,那整个玄阵之内的雷霆之力,似充盈到了一个恐怖的顶点,以令得那大地四裂,空间崩塌,顽石、碎土

    尽成齑粉。

    “这小子”

    袁修眼看得那下方的雷元之阵,强行化成了一片凝实的雷河,终是笑意凝固,眼生忌惮的看向那,被雷霆所掩盖,有些看不清的叶凉,皱眉心语“还真是个狠角儿。”

    毕竟,如此多的雷霆,一旦掌控不好,那先陨的可是叶凉自己。

    而就在袁修心绪刚起间,叶凉感着那已然超过自身所扛持,并令得玄阵都是不稳起来的浩瀚雷潮,未有半点迟疑,直接伸出剑指,指向那上方的袁修,道“万海凤”

    “雷元龙,出阵”

    唳吼

    伴随着他这一语的吐出,那令得整个大地都是崩塌、四裂的万海雷元阵之中,陡然有着一头以浩瀚雷霆凝聚而成的雷龙,以及一头浑身凝融着玄雷之水的水凤

    裹着那震天兽鸣,带着那狂暴雷霆、浩浩玄水,于黑剑之地,席卷而出,并互相缠绕着,朝着那正上方的袁修,轰杀而去。

    “轰”

    下一刹,袁修似还未反应,那雷龙、海凤,便是张着那狰狞兽嘴,席卷于他的体躯之上,带着那恐怖的雷霆、浩瀚的玄水,直冲苍穹。

    将其淹没而入。

    看得此景,众人皆是眸生心悸,心中激荡“好好恐怖的力量纵使七八阳神皇的全力一击,也不过如此了吧。”

    那金殒阁、百杀教等势力之人,更是在此时心生恐惧若是叶凉一出手,便是用此玄阵,那别说林暮生、陶馨等人惨死,纵使是我等所有人,应得的都不复存在了吧。

    与此同时,那一臂断,一手废的楚霄河,凝看着那声势恐怖,肆虐于苍穹之上,连得周遭空间,都是尽塌陷的雷水之力,不由牙关暗咬,心中暗恨“没想到,此子”

    “竟然进步如此神速,早知如此,当初便应该听萝玉所言,先来此地镇杀此子,再夺雷灵山宝物。”

    他现在也是很后悔,可惜,一步错步步错,再想后悔,亦无用了。

    良久之后。

    待得那雷光、玄水之潮,渐渐散去。

    那率先于阵中映出身影的叶凉,也是与众人一般,目光紧紧地的凝视于半空之上,心中微紧张。

    毕竟眼下来说,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杀招了,若还不能败杀袁修,那接下去他

    必死无疑。

    而在叶凉与众人的凝视下,那袁修原先所站之地,也是彻底于散去的雷光中,暴露而出。

    只见得,在那里,已然无半个袁修身影,一切空空荡荡,好似虚无。

    看得此景,云婉灵、燕诗雨等人,皆是心中一松,眉头一喜死了灰飞烟灭了

    就在叶凉也差点如此以为时,那九霄云端,却是陡然传下一道满含杀意的森冷之语“真不愧是叶擎天都想杀的人”

    “你还真是妖孽、该死啊”

    不好

    叶凉心房一震,面色陡变的朝着那,声音所传来的更高空望去。

    这一望,直望得他瞳孔尽缩,心潮尽涌。

    只见得,于那云端高处,那体躯衣衫破碎、银发散乱,身负染血伤痕,看似略显狼狈的袁修,正手持着一柄细长血剑,踏空而立。

    他那嘴角含笑间,一股悚人心神的刺骨杀意,透散而出,直对叶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