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转折

作品:《剑灵同居日记

    对于绝大多数相州人来说,圣宗都是自幼就竖立在心中的精神图腾,象征着公平正义等等美好。

    无论现实世界有多么糟糕,可能酝酿出多么恐怖的灾难,只要想到还有圣宗,未来就依然保留着希望。

    这样的圣洁之地,不顶礼膜拜也就罢了,居然有人在这里阴谋消灭圣宗!

    此时别说是沈轻茗,就连赵沉露新收的女儿赵凌波都一脸不可思议。

    伺候赵沉露十多年,她当然很清楚这位金玉城主的任性妄为,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天下第一,但是狂妄到了这般地步,却着实超乎想象。

    那可是圣宗,带领三院七世家横扫寰宇统一相州,并维系两千年秩序的仙道魁首!霸主地位从没有过丝毫的动摇!

    在任何一个年代,天下第一的头衔从来都属于圣宗宗主,两千年来不曾旁落。哪怕天才横溢如赵沉露本人,与圣宗宗主的几次切磋也是以落败告终。

    如今赵沉露居然做起了武力消灭圣宗的打算?

    这已经不是自不量力,根本是丧心病狂了!?

    “目前只是计划阶段,并没有一定要执行。”赵沉露看了眼身边两人的呆滞嘴脸,笑了笑安慰道,“如果他们肯乖乖听话,我当然会饶他们性命。”

    赵凌波问道:“这不是饶不饶性命的问题,大小姐还请你慎重一点啊!那可是统治了相州两千年的圣宗,靠这种纸上谈兵是不可能战胜它的!”

    赵沉露说道:“统治相州两千年又怎么样?”

    “这,这意味着圣宗拥有无与伦比的底蕴,不能简单按照表面来衡量它的真实实力啊!”

    “无与伦比的底蕴?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蠢话。”赵沉露一副失望的表情,“好歹你做了这么多年金玉城主的贴身侍女,这种庞大实力的所谓底蕴,难道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千年历史又不是只有圣宗才有,金玉城赵家同样是两千多年历史——深究的话这支从九州时代传承下来的血脉只会比圣宗更古老悠久——但金玉城就有什么了不起的底蕴吗?”

    “这……”

    “金玉赵家的历史超过两千年,金玉城中机关禁制数不胜数,但那些年久失修的机关禁制到底残存了几分效力,你难道不清楚?那份审计报告我记得你也看了,而且装作看懂了的。”

    赵凌波顿时语塞,赵沉露刚刚上任不久,就亲自对金玉城做了一次大盘点。那些传承悠久,号称是金玉城底牌的种种大型阵法全都被重新检查了一次,结果真是让人触目惊心——大部分报表数据她都完全看不懂!但是为了不让主人看出她的文化水平不够,硬是用惊人的演技敷衍了过去。

    想不到从一开始就已经暴露了!

    “金玉城综合实力的突飞猛进是近十五年的事情,护城大阵的升级是十年前由我主导的,十七连环锁是我参考了圣宗十七护法的设置自行发明的,地脉改造是五年前我带队完成的,金玉城的一切都是拜我所赐,与过去两千年的底蕴传承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历史并不是越久越好,底蕴也不是越酿越纯,这个道理应该是显而易见的。”赵沉露说道,“相州历史两千年,仙道文明一直在发展,两千年前哪怕翻云境的修士都算一流高手,那个时候,仙宝是神话,灵宝是传说,一般的世家领袖手中能有一两件能用的法宝就殊为不易了。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东西,最多也只有考古价值。何况现今仙道技术发展越来越快,五十年前的法术理论,现在看来就已经漏洞百出,一百年两百年前的理论常识如今看来则是荒唐可笑。所以那些久远的功法秘籍自然也毫无意义。最后,任何一个组织都有运营成本,圣宗也不例外,一个宗主,两个副宗主,十七位护法以及其余的众多长老、使者。圣宗要养活的修士太多了,而这些都是要资源的。诚然圣宗的产业极其发达,还垄断了大部分的洪荒遗迹,但是相较于他们的开支而言,收入层面并没有特别充裕,两千年的时间并不能让他们积累出金山银山,甚至根据我最近的估计,圣宗这两年因为多次开荒,赤字已经非常严重,不可能再有能力打造什么逆天改命的底牌出来了。”

    赵凌波和沈轻茗一边听着,一边已经下意识点起了头。

    “所以,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就准备下一步吧。”

    “下一步?”

    “是啊,既然方针已定,那么我就要尽快完成金玉城的收尾工作,专注攻略圣宗了。”

    ——

    2018年4月的最后一天,漫长的不可思议。

    当大多数金玉人回到家中的时候,都感到仿佛度过了两周以上的时间。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先是在城主府前广场上演的音乐剧最终章:赵沉露的爱人亲自登场为她辩护,然后则是一场一面倒的唇枪舌战,赵洪武等人精心准备的公审大会成了对方的秀场。最终,赵凌波悍然出手发动碎月剑阵,却仍然无力回天,那位被镇压的城主在百万民众的虔诚信念的支持下脱困而出,重新掌控了局面。

    然而随后并没有血腥的清洗,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扫荡,赵沉露轻描淡写地宽恕了所有人,为这场持续了十多天的政变,拉下了极端虎头蛇尾的帷幕。

    但是,这样最好不过,金玉人虽然热情好事,也知道政治风波是越少越好,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再怎么富庶强盛的城市,也禁不起屡次三番的折腾。

    从今以后一切回归原装,虽然会让一些人感到遗憾,但更多人还是松了口气。

    人们常说,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金玉人对赵沉露的观感也是一样。

    赵沉露执政的时候,人们反感她的高傲和专断,更反感她的任性妄为。但是当公审大会开始,金玉城要真真正正对赵沉露时代说再见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没有了她的金玉城,会退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能重新迎来赵沉露城主,实在是金玉人的幸事吧。

    就在大多数人感到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舒舒服服地进入梦乡之后,一场新的剧变却在迅速酝酿。

    然后在第二天上午轰然爆发。

    ——

    5月1日清晨。

    当清晨的曦光映射到金色的城墙上,为金玉城重新披挂上富贵的光泽时,城中各处都响起了城主赵沉露的声音。

    “上午十点,我有重要的事情对所有金玉人宣布。”

    这通知来得一如既往地任性,既不在乎会吵到多少人的睡眠,也不在乎只说一遍会有多少人听不到,总之,仅此一次,过时不候。

    但是,上午十点的时候,绝大部分的金玉人,还是认认真真地等候在大街小巷的各个通知投影点,等待着赵沉露的重要事项。

    在拨乱反正的第二天,面向全城人发布的通知,一定非常重要。

    上到前临时政府领导人赵洪武、赵洪文,下到金玉城贫民区的贩夫走卒,都在关注着赵沉露的这次通知。

    有的人猜测,或许赵沉露终归要对那些叛乱者进行清算了。

    昨天放过他们,或许是因为当时赵沉露刚刚脱困而出,体力不足,所以不得不用出缓兵之计,如今经过一夜的休养,她已经再次变成了无所不能的金玉魔王,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了。

    这个猜测自然遭到了赵洪武为首的金玉元老们的集体反对,人们纷纷表示赵沉露生性善良,绝不会做这么残酷的决断……如果一定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那么显然也该是:赵洪武/赵洪文/赵红雪!

    也有人猜测,或许是赵沉露要对政变期间,对金玉城落井下石的势力开始报复,城际大战已经一触即发……这个猜测遭到了部分爱好和平的金玉人的反对,却得到了赵洪武等人的一致支持,人们纷纷表示,竟然有人胆敢趁着金玉内乱干涉金玉内政,是可忍孰不可忍,请城主立刻发兵讨逆,某愿为先锋!

    总之,一时间金玉城众说纷纭,却都是不得要领,只能耐心等候赵沉露本人来公布这个答案。

    在无数人的翘首以待中,赵沉露的身影准时出现在了城中每一个投影点上。

    “我要辞职了。”

    简简单单五个字,让全城人都陷入了相当漫长的沉默。

    赵沉露则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城主之位,我本打算丢给赵洪武的,不过谅他也没胆子接下来,说不定还要自废五肢以示忠诚。所以就交给赵红雪好了,反正这也是他20年前的老本行,应该不至于做得太差劲。而且我这些年已经为金玉城打造了这么好的基础,稍微退步一点也无所谓了。总之,请大家欢迎新任城主就任吧。”

    说着,赵沉露已经开始毫无诚意地鼓起掌来。

    然后放下手,向旁边猛地一抓,五根手指穿透空间,将躲在自己房间里喝酒的亲生父亲直接提着后脖子抓了过来。

    “好了,新任城主到位,接下来你们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