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寻找

作品:《交锋

    朱慕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他在江边忙了几个小时,把暂一师的那个连,交给周志坚。再加上经济检查班的人,周志坚可以任意搜查,除日本人之外,古星的所有地方。

    可是,到十二点为止,依然没有任何收获。但是,动静已经闹出来了。朱慕云相信,如果于心玉真是出了意外,明天就会有消息。

    回到家里后,朱慕云给邓阳春发报,但对方没开机。无奈之下,朱慕云只能通过死信箱,希望邓阳春能及早收到。朱慕云的命令有两条,第一是尽全力寻找于心玉的下落,第二,则是派人去江畔龙口附近的小湾子,在两棵大柳树旁边草丛里,放入一批枪支弹药。

    除了两挺机枪外,五千发子弹,还要二十支长枪,三千发子弹,以及两箱手榴弹。“木匠”要求,明天下午四点前必须送到,这是死命令。

    第二天一早,朱慕云还没去上班的时候,就接到了方本瑜的电话。作为警察局长,昨天晚上朱慕云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他当然是知道了的。

    “慕云,于小姐还没回家?”方本瑜问,他也很是诧异,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对于心玉不利,这不是找死么。

    “目前还没有。”朱慕云苦笑的说。他相信,今天除了方本瑜外,还有很多人会打来电话的。

    “于心玉是你的未婚妻,没人敢动她。我看,是不是帮会的人误会了?”方本瑜说,朱慕云在黑白两道都有面子,作为政保局古星直属组长,也没人敢去摸他的老虎屁股。

    朱慕云经常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见谁都好言好语的,也好说话,是政保局有名的老好人。但是,并不代表朱慕云就不会生气。

    “帮会中人?”朱慕云诧异的说,古星现在的帮会,基本上都被正义会和安清会吞并了,自己是安清漕运团的名誉团长,安清会应该不会对于心玉下手,难道是正义会的人?

    至于军统和地下党,也不会对于心玉动手。至于中统,据朱慕云所知,住在青岛路33号的林景伊也搬走了。估计,中统也顺势撤出了古星。对中统来说,古星还是太危险了。

    “我也只是猜测,但你放心,今天全古星的警察都会出动,全力寻找于小姐的下落。”方本瑜说道。

    “多谢方局长了。”朱慕云感激的说,于心玉如果只是一个晚上没回来,他还不怎么担心。可是,于心玉的车子停在江边,人却不见了,他非常担忧。

    邓湘涛在古星的时候,对于心玉其实很关注。除了因为于心玉是电讯处长,地位非常重要外,更因为她叔叔是局本部的人事处长。

    刚放下电话,朱慕云还没转身,电话又响了起来。此次,是武尚天打来的。政保局撤离古星后,武尚天不再担任政保局任何职务,专职担任安清会华中总会理事长。武尚天一心想着,要把安清会打造为华中最大的帮会。

    “慕云,于小姐没回来,你应该告诉我嘛。”武尚天嗔怪的说,找人这种事,他也是很拿手的。

    “不敢麻烦武先生。”朱慕云客气的说,他第一时间找的,当然是自己信得过的人,也能调得动的人。

    如果昨天晚上就惊动安清会,到时候于心玉没事呢?况且,刚才方本瑜的话也提醒了他,说不定就是帮会的人干的。而武尚天,目前是古星最大的帮会头子之一。

    “这是说的什么话?虽然我不在政保局了,但咱们的关系还在嘛。我已经哈哈下去,全城寻找于小姐。放心,她不会出事的。”武尚天安慰着说。

    “多谢吉言。”朱慕云说,武尚天虽然表示了慰问,但并不说明,于心玉的失踪与安清会就没有关系。

    包括方本瑜也是如此,这些老狐狸,吃人不吐骨头。就算于心玉落在他们手里,脸上还会一副关怀备至的表情。潜伏这么些年,朱慕云早就养成了不相信任何人的习惯。

    朱慕云刚到办公室,还没落座,就听到桌上的电话响个不停。他心里一喜,不会是有消息了吧?可是一接,才发现是植村岩藏的电话。

    “朱慕云,于小姐失踪了?”植村岩藏关心的问,这件事他也是早上才听说。

    “暂时还不能定性为失踪,据电话局回应,她只是昨天一天没去上班。”朱慕云说,前天下午,于心玉还是正常下班的。

    朱慕云希望,今天就能找到于心玉。否则,就只能向重庆汇报。可以想象,当局里收到这封电报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在重庆还不知道消息之前,朱慕云希望把事情处理好。

    “一天不见,已经可以算失踪了。我会让特高课注意,一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植村岩藏说,朱慕云在古星的地位不算高,但他的职业很敏感。

    身处朱慕云这样的位置,他的未婚妻竟然会失踪,简直不敢想象。植村岩藏不知道,是谁失心疯了,才会做出如此的举动。于心玉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管是哪一方,都不能将她列为目标。

    作为宪兵队特高课长,植村岩藏在听说之后,马上将于心玉的失踪,与朱慕云的职业联系到一起。如果于心玉不是朱慕云的未婚妻,她肯定不会失踪。也就是说,于心玉的失踪,与朱慕云有直接关系。

    “处座。”周志坚在门口就听到了朱慕云在打电话,等朱慕云挂了电话后,他才走了进来。此事朱慕云交给他来办,也是对他的极度信任。

    “有发现没有?”朱慕云拿起桌上的烟,点了一根,问。

    “暂时还没有,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于小姐是被迫到江边的。昨天早上,她正常上班,在克勒满沙街口,被人胁迫。”周志坚说,如果没有任何进展,他当然不敢来向朱慕云汇报。

    “是什么人干的?”朱慕云沉声问,直属组、警察局、特高课都惊动了,如果那人识相,应该将于心玉乖乖送回来。

    “还不知道。”周志坚惭愧的说,对方动作迅捷,当时只是远远有人看到,两名黑衣男子上了于心玉的车子。至于其他,就不知道了。

    “走,去现场看看。”朱慕云说,克勒满沙街可能他的老地盘,这里曾经是军统站的地盘,邓湘涛担任古星区长后,区机关也设在克勒满沙街。现在,恒昌源还在克勒满沙街活动。

    朱慕云对法租界的商户很熟悉,周志坚带到了于心玉车子被胁迫的地点后,他亲自对周围进行了走访。跟在朱慕云身边,不是直属组的人,而是经济检查班的稽查人员。他们戴着袖章背着枪,拿着登记证一一核对商户的物资情况。

    “此事查清楚,大家都没事。否则,另怪我翻脸不认人。”朱慕云与商户谈话的第一句,就是直截了当的威胁。

    商人重利,经济检查班拿着放大镜检查,不怕查不到他们的问题。当然,如果实在查不到问题,后面还有直属组的在虎视眈眈。朱慕云虽然不喜欢冤枉人,可是为了于心玉,他必须冤枉人。否则,就不是朱慕云的作风了。

    在朱慕云的威胁利诱下,有好几家提借了线索。虽然他们不认识行凶之人,但汽车的方向基本上搞明白了。沿着汽车驶离克勒满沙街的方向,朱慕云带着人一路追踪,最后又回到了江边。

    “他们在江边是怎么走的?”朱慕云问,这个地方周围没有住户,朱慕云就算想找人出气,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人。

    “可能是坐船,也有可能是坐车。”周志坚说。

    “我就不信,几个大活人会凭空消失。”朱慕云咬牙切齿的说,他在古星的关系算不比较广了,竟然让于心玉被人绑了。

    目前,于心玉已经不算失踪,而是被人绑架。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被人绑架了,朱慕云当然很愤怒。他有多重身份,各方人员都会给他面子。可现在,竟然有人敢动于心玉,实在令他气愤。

    “走,去吉庆街云绣里。”朱慕云突然说道,此事他更偏向于帮会所为。

    于心玉本身在电话局上班,身份档案完好,又是自己的未婚妻,无论是哪个部门,都不应该找她麻烦。就算是特高课,也会给自己几分面子吧?

    退一万步说,有人发现了于心玉的身份,也会提前跟自己打个招呼吧?直到现在,他没有收到任何人的通知。

    当然,朱慕云也不敢肯定,此事就一定是中华正义会所为。但是,他想借此机会,敲打一下其他的帮会成员,朱慕云的女人,是不能动的。

    朱慕云去云绣里,没再让经济检查班的出面,而是调用暂一师的一个连,让他们将中华正义会给包围起来,所有人全部扣押。然后,周志坚带人进去搜查。当然不能是寻找于心玉,而是“接到线报,云绣里藏匿有抗日分子”。

    虽然朱慕云之目的,所有人都明白,可他打着搜捕抗日分子的旗帜,别人还真的没办法。朱慕云寒着脸走进来的时候,正义会的理事长穆岐山,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

    看书就搜“书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