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4章往事随风

作品:《重生大富翁

    也不知道为何,苏启此刻在上空当中,望着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城市。狂沙文学网 kuangsha

    心里突然有了一种空空的感觉。

    这或许就是不经意间,被触动了最初的感动吧。

    那时候,他有着一个令人难以理解发型,跟随者一大批人,皮疯子的(淫y)威之下,无奈到了这里劝学。

    乔思思也跟在了自己(身shēn)边。

    在这里,他感受到了那个女孩对自己的感(情qg)。

    但最终还是遗憾收场,一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乔思思在哪里。

    当做妹妹也好,是自己内心深处真有这么一个人也好,反正过去了几年,心头依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梗,这么一个人。

    小梁哥一直在大正集团上班,虽然跟苏启很少交流了,但对于苏启这几年的变化也算是非常的清楚。

    此刻他旁边感慨了一句,疑惑的说“启哥,你是不是在想思思了?”

    苏启也没有顾及什么,笑了下说“可能吧,心里有些空。”

    “不说这事了,刚刚我们一路走来,看到了太多的城市正在火(热rè)的建设当中。”

    “怎么我感觉一到这里,永业县还是给我一种暮气沉沉的样子。”

    “现在各行各业正在飞速的发展,城市建设也(热rè)火朝天,这永业县还是以前的样子嘛。”

    说到这里,小梁哥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愤怒,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一副(欲yu)言又止的样子说“永业县有很多矿,虽然很富裕,但这些矿主们并没有想法建设家乡。”

    “他们把一车车的煤炭,矿等拉出了永业县,换来的财富也随同着他们车子留在了外地。”

    “炒房,炒股等等,反正没有一分钱是拿回来建设家乡的。”

    苏启疑惑“人都有念及家乡的(情qg)节,大部分人有钱了,都会想着建设下家乡。”

    “怎么这里是反的?”

    小梁哥叹了口气说‘很复杂,一下子也说不清楚,启哥,你到了后应该会了解的。”直升飞机最后落在了飞机场上。

    这是一个偏远的小城市,因为风景不错,十几年前,这里的县长曾经想过大力发展旅游业。

    所以废了很大的劲,终于拉回来了一个小飞机场的补助。

    不过航班很少,每个月也就那么一两个航班,所以飞机场上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

    落地后,小梁哥开口说“启哥,我可能会晚一段时间回去,我爸矿上有很多事(情qg)需要我解决。”

    “到时候你们也不用等我了,哦,还有,我给你们安排了一辆车子,就在飞机场外面。”

    “你们去晒袍村的时候,可以开过去。”

    苏启看着他神神秘秘的,又不愿意说,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一下直升飞机,他想起了当初这里有很多人在围观,看飞机是什么样子。

    或许是没有航班落地,所以这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

    出来后,外面停着两台奔驰车,场面也很大。

    小梁哥一出来,马上就有人叫他少爷。

    场面让苏启一阵苦笑。

    拿了车钥匙,上车直行往晒袍村。

    车子还路过了当初他们住过的那个小旅馆。

    还是原来的样子,楼下的那个米粉店也还在。

    几年了,这个城市里面的景象,就好像是故意在为苏启留着,不曾有任何改变。

    越走,苏启脑海当中的那些记忆,也越来越浓。

    空空如也的感觉也猛的涌上心头。

    出了永业县后,边炎旁边实在忍不住问道“这个梁总,还真让人看不出来哈。”

    “乖乖,刚刚那场面,我还真被他吓到了。”

    苏启旁边苦笑了下,想起了当初小梁哥开网吧不是为了赚网费,而是为了赚快餐钱的清奇商业思维,压抑的心(情qg)稍微愉悦了一点。

    说“你可别小看这小子,他家里有矿。”

    “当初我来这里劝学的时候,他鞍前马后的帮我们解决了不少的麻烦事。”

    边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妈的,这家里有矿就是好啊。”

    “要我家里有矿,我还上个(屁i)的班啊,上班多受气!”

    苏启一愣‘受气?谁让你受气拉。”

    “谭总又盯上你了?”

    不说还好,一说边炎又开始念叨了起来。

    “苏总,你真应该要跟谭总说下,真别搞我了。”

    “她以前喜欢搞我也就算了,现在好了,兰兰来上班的第一天,他就跟她说。”

    “大正集团里面,别人都不需要太注意,唯独要盯死了安保部门。”

    “当然了,安保部门也是无辜的。关键还是要盯死了边炎,这家伙,最喜欢干的事(情qg)就是躲在任何一个角落里抽烟。”

    “好了,秦总一听,索(性xg)还真也死盯着我了。”

    “用她们两个的话说,大正集团只要我边炎不抽烟一天,这一天大正集团内部员工的抽烟率就要下降好几个百分点。”

    “我去,我真成了大正集团的 负面榜样了,没事就拉出来鞭打几下起到警示作用!”

    苏启听的哈哈大笑。

    “算了,炎哥,这事(情qg)你怎么不跟我说,很好解决啊,小事(情qg)。”

    边炎说“就知道苏总你会帮我出头,回去后就看你了,苏总。”

    苏启白了他一眼“我不是替你出头,而是想跟你说,以后你要实在控制不住烟瘾了,就来我办公室,谭总会不罚款。”

    呼!边炎的满腔怒火马上像是泄气的皮球。

    车子缓缓前行,令苏启感觉到有些惊喜的是,路已经铺上了水泥。

    清楚的记得,在前往晒袍村的 路上,以前都是那种鹅卵石路。

    一直到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到达了一个路口。

    这是进入村子的路口。

    此刻有一个门楼在路口,上面写着晒袍村。

    同样的,进入 村里的路上也铺满了水泥  。

    路边,有一块碑,上面写着苏启路三个字。

    这让苏启蒙在原地半天。

    “几年没有回来了,这怎么修条路还有人记得我。”

    “(挺tg)有趣的哈。”

    脑海当中,是那些当初被自己捉弄的厉害的村民们,心里也一阵暖意升起。

    “好了,罗德,你先开车进村里,这条路 我想好好的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