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章 令人震惊的推断

作品:《网游之月球战争

    ,

    白里度答应的这么痛快和干脆,也把周若兰给逗笑了,其笑道“你搞的这么热血干啥你怎么也得先看一下,你身上的那个特制的核心零件,能不能改时间的吧,万一不改不了穿越的时间,那我们也还是去不成的啊”

    “对啊先去看看”

    白里度便与周若兰再次来到主城的传送阵之上,像上次穿越一样,白里度再次将特制的核心零件加载到传送阵之上

    系统提示当前传送阵已加载了特制的核心零件,该核心零件由埃科思科技公司首席科学家高宏斌博士专门研制,可为当前传送阵加载时间变量,当前传送阵已具备了临时进行时空穿越的能力。

    系统提示当前传送阵检测到了一个默认的时空坐标,其时间坐标为2099年的10月19日晚20点15分55秒,空间坐标为北纬400033度,东经1161082度,海拔44米。

    “若兰,有戏,这一次好像可以对时间进行修改”

    白里度依稀记得,上一次穿越时,这个默认的时空坐标可是标注为不可更改的,这一次却不再出现不可更改的字样,看来也应该是因为自己与若兰将高博士的遗愿给完成了,否则也应该仍旧是不可更改的。

    任务提示隐藏任务高博士的遗愿已被完成,当前默认的时空坐标所关联的时空副本已关闭,请尝试更改时间坐标或空间坐标,并且只可以更改其中的一个变量,或者是时间坐标变量,或者是空间坐标变量,不可以同时对二者进行更改。

    “唰”

    一个面板也随即出现在眼前,上面显示着上下两个坐标框,上面的为时间坐标,下面的则为空间坐标,并且貌似都可以进行编辑。

    “哈哈,真的可以啊”

    看到了这条提示,白里度就也放心了,看来这时间坐标还真的是可以更改这也正好满足了二人当前的需求,否则也还真就没办法穿越到1994年呢。

    白里度隐隐的感觉,这也应该是游戏的设计人员或后台的智脑在有意的引导玩家,要不然自己和若兰又怎么能通过高祝灵的意外遭遇而想到了1994年发生的朱灵中毒事件呢,这背后也绝对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白里度转念一想,就也冷静了下来,关闭掉眼前的面板后,就又将那个特制的核心零件从传送阵上给取了下来。

    “怎么取下来了穿越不了吗”一旁的周若兰不解的问道。

    白里度则答道“若兰,关于这起发生在1994年的校园投毒案,我知道的情况其实并不多,也没什么准备,如果就这样直接传送过去,我很担心会浪费了这次穿越的机会,毕竟手上的这个零件也就只能再用两次了,而据我所知,朱灵两次中毒的时间跨度也长达半年之久,如果我们准备的不够充分,很可以就也会无功而返,那样可就太可惜了。”

    “嗯,有道理,毕竟这个案子是现实当中发生过的,一些重要的线索也肯定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我们如果能把已知的一些重要线索以及所对应的时间点研究明白,再穿越过去,也才更有把握发现真凶。”周若兰也随后说道。

    “我们肯定要先研究一遍这些线索,但这么多年下来,网络上有关朱灵事件的线索、分析以及推断也肯定是不少,并且其中也肯定是有真有假,甚至还真假难辨,这种整理与分析以及辨识的工作光凭我们两个人也肯定是要花费许多时间的”白里度继续道。

    “是啊,那你的意思是”周若兰点头问道。

    白里度被若兰这样一问,也是灵机一动,对于这种常人所不能的工作,其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逍遥,于是就立马激动的答道“有了,逍遥应该能够帮得上忙”

    “逍遥”

    二人先后退出了游戏,而逍遥就也走了过来,毕竟刚才二人的口中都有叫到逍遥的名字,逍遥也肯定是听到了。

    “阿度哥,你刚刚是在叫我吗”

    “是的,逍遥,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白里度就快速简要的将1994年发生的朱灵事件讲给了逍遥听,并提出让逍遥帮忙整理网络上与这起事件相关的大量数据,并加以适当的分析。

    逍遥也很轻松就答应了白里度的要求,并且对于搜寻与获取网络上的数据也并不需要通过任何的外部设备,只见其将双眼一闭,就进入到了一种类似于冥想的状态,白里度与周若兰也没有闲着,利用这个时间,两个人也分别掏出自己的手机,上网进行着查询。

    白里度所使用的月锋手机,采用了三折六面屏技术,也就是整个屏幕可以被折叠成三折,每一折又都是双面屏,如将屏幕全部展开放平,就变成了一个双面屏的手持平板电脑。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逍遥那边就睁开了双眼,只听其说道“阿度哥,与朱灵事件相关的数据我都收集整理好了,并且也有了一个初步的分析结果,我将这个分析结果自动生成了一个30页左右的幻灯片文件,你要不要看看。”

    对于逍遥这么高的效率,白里度也并不意外,但对于其提到的幻灯片也当然是更感兴趣,于是答道“当然要看喽,文件在哪里呢”

    逍遥则指着自己的头说道“当然是存在我这里了,请把你手中手机的数据传输端口打开,我现在就传给你”

    白里度心中一喜,也是立即照做,开放了数据传送端口后,一个幻灯片就也被一个不知名的设备发送了过来,确认接受,转眼间就完成了传输。

    “阿度哥,现在就请把幻灯片的内容投到墙上,我来给你与若兰讲解。”逍遥说道。

    手中的手机当然也是支持短时投影的,白里度面对着一面墙壁,点触了几下屏幕之后,就由手机投射出了一道光束,对准墙壁后,就也出现了一个幻灯片的封面。

    朱灵铊中毒事件分析

    白里度向后翻了一页,逍遥就也同步开始了讲解

    “根据案发81年以来,华夏互联网1297万名用户累计生成的87万多篇非重文章以及数亿条讨论纪录,排除掉其中的文学创作加工、矛盾陈述以及已被证伪的陈述,再结合其中由主要当事人以及与当事人密切相关的人员的各类采访纪实与匿名陈述,我们初步可以推断

    1、朱灵同学在1994年10月至1995年3月期间,至少遭受了两次的投毒,其中第一次投毒发生在1994年的10月至12月期间,第二次则发生在1995年的2月20日至3月7日中午之间;

    2、根据朱灵同学第一次所中的铊毒的病症表现,其应为慢性体外铊中毒,而毒源则大概率为被稀释的铊盐溶液;而第二次所中的铊毒则为急性内服式铊中毒,大概率应是某种高浓度的铊盐溶液被混入进了其饮用的水、咖啡或中药当中。

    3、通过半年内的两次中毒,992的概率可排除校外陌生人员故意投毒或误投毒的可能,995的概率可排除朱灵在其居住的寝室以外中毒的可能,再结合半年内6号楼114寝室仅有朱灵一人中毒的现象,9999的概率可排除其他非114寝室的人员投毒的可能。

    白里度与周若兰一边听着,一边也睁大了眼睛,除了震惊之外,就还是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