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洞神之战

作品:《参天

    按照先前的约定,斗法之前双方需要祭告天地,盟誓守约。

    辰时一到,南风离座站起,瞬移来到斗法平台,四面环视之后提气发声,“福生无量天尊。”

    此言一出,各处交头接耳的众人纷纷噤声住口,偌大的云华山寂静无声。

    就在南风想要继续讲说之时,东北高塔传来了西王母的声音,“你被削去道籍,早已不是道门中人,焉得口宣道号”

    南风歪头看了西王母一眼,没有接话。

    己方众人都知道西王母此举是想让南风难堪,见南风不接话,都暗暗为他捏了把汗,若是南风不得反驳,自己尴尬不说,己方的士气还会因此受挫。

    就在此时,人间高塔传来高声呼喊,“你们说不是就不是么”

    此言一出,对方众人纷纷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并不是胖子等人,而是坐在塔楼四层的高洋。

    见众人看他,高洋有些激动,再度高声喊道,“我乃大齐皇帝,我封南风真人为道士,统领齐国道事。”

    高洋言罢,己方欢腾一片,胖子等人欢呼赞扬,“好汉子,好皇帝。”

    高洋得到众人赞扬,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满脸是笑。

    一旁的陈霸先和宇文邕早就知道高洋是个疯子,却没想到他会疯到在这种场合公然与天庭和阴间为敌的地步,不过仔细想来,高洋此举当真是无比聪明,便是三人不出头,也已经站到了天庭和阴间的对立面,既然得罪了,那就干脆往死里得罪,只此一举,高洋就大大拉近了与南风的关系。

    虽然已经落于人后,陈霸先和宇文邕也先后传旨,敕封南风为陈国和周国的护国真人。

    见三国皇帝先后下旨敕封,西王母等人好生意外,尽皆皱眉。

    但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南风并没有继续往下讲说,而是幻化画符事物,画写符咒一道,以指尖之血滴血代印,脚踏天罡步伐,口念请神真言,“太极应乾坤,金符送天门,敕令神霄府,临凡现灵真,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现身听命,急急如律令。”

    真言念罢,符纸焚化,普化天尊应召现身,尴尬四顾之后看向南风,“真人有何差遣”

    南风随口说道,“先前有一老鸦聒噪烦人,想请你来降了,而今老鸦已经逃的远了,你自去吧。”

    此言一出,人间塔楼哄笑一片,众人都知道他在指桑骂槐。

    普化天尊乃雷部主神,金仙修为,但眼下诸天大罗尽数在此,金仙又算的了什么,便是明知南风在戏弄他,也只能当真话听了,冲黑着脸的一干大罗金仙拱手见礼之后,匆匆走了。

    待得普化天尊消失,南风再度提气发声,“世人皆知,作法非道人不可为之,我仍是道人,却不再是天庭的道人,而是天道的道人,吾等今日所作所为,乃是替天行道。”

    南风言罢,人间塔楼再度传来震天喝彩,南风此举意义深重,此前众人虽然跟随他,内心深处却始终感觉是在造反,而今见他仍能请神作法,心中大定,正如他自己所言,今日众人的所作所为乃是替天行道。

    一干大罗金仙此前并不知道南风还能请调神灵,心中惊诧,表情便不自然。

    完全占据上风之后,南风方才沉声说道,“三界积怨分歧,不得调和,为免战争浩劫,荼毒生灵,遗祸三界,同议今日斗法,重定大罗金仙归属。天界阴间主事之人,下场盟誓。”

    由于三方都知道有这样一个环节,故此南风言罢,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年轻女子便现身场上,那身穿龙袍法衣的中年男子无疑是天庭玉帝,而那身穿大罗法衣的年轻女子则是太阴元君。

    南风面无表情的看了玉帝一眼,又平静的看了太阴元君一眼,转而说道,“人间选派之人若是获胜,即刻晋身大罗金仙,天界和阴间选派之人若是获胜,我自封经络一条,封闭七条,自行散功,三方议定,无有异议,盟誓天地,谨行遵守。”

    “盟誓天地,谨行遵守。”玉帝沉声说道。

    “盟誓天地,谨行遵守。”太阴元君后随。

    “三国皇帝,任人间监场裁决。”南风又道。

    “三官大帝,任天界监场裁决。”玉帝说道。

    “三方鬼帝,任阴间监场裁决。”太阴元君说道。

    按照之前议定的细节,盟誓和指定九位监场之后,还有抽签,此时抽签可不是抓阄,而是金瓶掣签,金瓶由南风凝聚,高七尺,重万斤,样式与丹炉相似,内置红蓝紫三色铁球,红一蓝二紫三,一二对战,三轮空。

    为了确保公平,玉帝和太阴元君各发灵气覆盖金瓶,铁器不受灵气操控,亦无作弊之虞。

    金瓶准备妥当,南风看向玉帝,“请。”

    玉帝板着脸,走到金瓶前,“代龟寿天尊掣签。”言罢,伸手其中,取出一枚铁球握于掌心。

    太阴元君后随,但她抽签之前并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其中,拿出一枚铁球,亦是握在掌心。

    见太阴元君亲自抽签,南风颇为意外,按照之前约定,下场抽签之人要是此战承担后果,玉帝所说的龟寿天尊无疑是之前被他诛杀的三位大罗金仙之一,此人已死,所以由玉帝代劳。而太阴元君亲自抽签,则说明这一阵她赌上了自己的大罗金仙之位。

    金瓶里只剩下最后一枚铁球,南风上前将其拿了出来,三人同时抬手,示于监场和观战众人,玉帝手里的铁球是红色的,太阴元君手里的铁球为紫色,不消问,蓝球在南风手里。

    举示之后,放回铁球,各自归位。

    回到塔楼,胖子等人紧张的看着南风,抽到蓝球说明己方出战之人需要打斗两场,这还是在第一场获胜的情况下。

    “其实运势也不算太坏,至少能知道天界派出的是什么人。”诸葛婵娟宽慰众人,抽签不但决定谁会轮空,还决定出场顺序,抽到红球的需要先派人上场。

    众人闻言尽皆点头,既是打斗,拼的还是真本领,不能寄希望于运气。

    很快,有人自东北塔楼走了出来,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光头男子,洞神修为,身形中等,武人打扮。

    “怎么是个和尚”胖子很是意外。

    “光头不一定是和尚,也可能是秃话之时打量着那光头男子,此人面相和表情都很是凶狠,一看就是江湖匪类,而且是经常杀人的那种。

    “此人绝非善良,”吕平川说道,“他们怎么会选派这种人出战”

    南风说道,“他们选派之人即便获胜,也不得晋身大罗金仙,只能得到别的赏赐,故此他们选人不重人品德操,只看实力强弱。”

    “此人徒手对敌,手肘以下覆有铜铁护腕。”长乐说道。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南风自言自语,不使用兵器,说明此人擅长近身相搏。

    长乐又道,“此人四肢强健,但腰身却细,只有身法灵活之人才是这般身形。”

    “再看他拳头。”南风提醒。

    长乐定睛远眺,“左拳比右拳骨节更平,此人左拳力道更大。”

    “派谁上去”诸葛婵娟问道,先前议定斗法细节时她是在场的,按照约定,红球先派人上场,但蓝球也不能拖延太久,必须在对方进场之前出发。

    南风没有急于接话,沈长风擅长快速强攻,而且悍不畏死,但沈长风用的是长兵器,一旦遭到此人近身抢攻,定会落于下风。

    “苟成全咋样”胖子问道。

    南风仍然没有接话,苟成全是胖子之前选定的一个武人,此人是个出苦力的,身形高大,力气超人,能负千斤重担。

    “看那里。”元安宁抬手南指。

    元安宁言罢,众人循着她所指方向看向南侧塔楼,塔楼门口站着一个年轻女子,确切的说是年轻的僵尸,当有二十出头,深情阴冷,周身尸气弥漫。

    “可是阴间选派的出战之人”诸葛婵娟问道,她们没有龙目天眼,对手不催动灵气,便看不到对方的灵气修为。

    “确是洞神修为。”南风点了点头,太阴元君之所以让此人现身,无疑是让它自远处观战,无疑是为了了解对手的底细,揣摩对手的武功路数。

    “洞神修为的僵尸怎么能齐全神智”诸葛婵娟有些疑惑,齐全神智也是双方的诸多约定之一。

    “僵尸不同于异类,本就是人类变化,原本就有神志,不需后天滋生健全。”南风随口说道。

    元安宁在旁说道,“僵尸为阴物,辰时阳气很重,对它颇为不利。”

    “太阴元君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南风说道。

    此时那光头武人已经走到天桥尽头,即将入场,见此情形,元安宁问道,“派谁上场”

    南风没有接话,而是转头看向胖子。

    胖子会意,离座下楼,“我去叫她上来。”

    不多时,惜缘小尼姑来了,不等南风开口,众人就向她面授机宜,待众人说完,南风补充道,“最后的绝招你千万不要试图藏掖,否则打他不过,留下两件暗器不要显露,不然第二场必输无疑。”

    惜缘正色点头,虽在强作镇定,却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和紧张。

    “此人绝不会认输,直接痛下杀手取他性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