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表妹,表哥

作品:《浴火重生:将军归来

    到底是百年老店,虽然藏在小胡同里但却并不冷清。相反,在他们马车前面停了七八辆大马车,且都是很好的马车,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刚拐进胡同里就闻到阵阵肉香,落秋腹中馋虫大动,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梅心一向不重口腹之欲,觉得这肉香味并不腥,心下稍安。

    自下了马车宗政明臻的眼睛就没有从梅心的身上移开过,见她并无不适也没有想吐的感觉,他微微一笑说“他家做的羊肉锅子在京城是一绝,许多达官显贵都是这儿的常客。不过,我母亲嫌吃羊肉燥热,每次来都专吃其它的配菜。”

    闻声扭头看了他一眼,梅心淡淡的说“侯爷经常来”

    觉得侯爷这个称呼太陌生了,仿佛跟不认识似的,宗政明臻说“你既不愿意叫我的字,就叫我明臻吧。我倒是很喜欢这儿,只是一向不得空,两三个月能来一回就不错了。”

    说的是实话,只是这两年他都不在京城,今年还是头一回来。

    见他一再强调称呼似乎很是在意,梅心点头答应说“我对京城不熟,也不知道那家馆子好吃。改日我做东,明臻挑地方吧。”

    不喜欢欠别人的,梅心想着过两天得空了请白玉兰到苏州菜馆去吃饭,正好也给落秋她们解解馋。

    从小到大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被人叫了多少遍,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她口中出来似乎有些不同。她的声音与别的女子不同,不是柔柔弱弱的,也不是如银铃一般,但十分清脆悦耳,就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好啊,那到时”

    “表哥,表哥”话未说完就被打断,只见许久不见的表妹夏紫潆一路小跑着到了他面前。

    满脸欣喜目露娇羞,夏紫潆脱口而出道“表哥,真的是你,我刚刚还以为是看错了呢。表哥,你最近都在忙什么,我去”

    “这是镇国长公主,见礼吧”不知道她有何事,又是怎么追到这儿来的,宗政明臻十分不悦。尤其是现在天色已黑又下着雪,她在街上大呼小叫没个体统。

    或许宗政明臻在她的印象中一直都是这样面无表情的吧,夏紫潆欢天喜地的给梅心行礼说“民女夏紫潆给长公主请安,长公主万福金安”

    看夏紫潆满脸喜色似乎对宗政明臻有情,梅心示意她起身说“夏姑娘好,夏姑娘既然是来找明臻的那我就不打扰二位说话了。明臻,你们说,我先进去了”

    对于表妹宗政明臻一向是没有什么感觉,但当着梅心的面儿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亲戚,对方又是云英未嫁的姑娘,还是要留些颜面的“你先行一步我稍后就来。六九,你领长公主到雅间儿去。”

    因为这里生意好,味道也不错,白玉兰又经常约着人到这儿谈生意,宗政侯府在这儿常年包了个雅间儿。所以,不用排队,更不用等,随时想吃随时就能来。

    六九遵命引着梅心等人进了羊肉馆,直接上三楼到宗政侯府包的雅间儿。

    夏紫潆想跟着一块儿进去吃饭,但又不敢在宗政明臻面前造次。故而道“许久不见表哥,表哥都瘦了。表哥,我想你了,你为什么都不去看我”

    语毕,一脸哀怨的上前拉住宗政明臻的衣袖,夏紫潆的眼泪就出来了。

    一个头两个大,宗政明臻后悔没有亲手把自己的替身给杀了。不过两年的时间就惹出这么多烂桃花,他是不是鬼迷心窍,疯了。

    人多胡同窄,宗政明臻直接抓住她的胳膊将她带到一旁说“我不管从前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从此刻起你统统忘掉。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嫁人了,我会让我娘替你物色好人家,等姨母看过之后你就准备出嫁吧。”

    “梓琛,天色已晚,你亲自送她回去。另外,将我的话转告给姨夫和姨母知道。京城最近不太平,出家之前表妹就不要出门了。”

    没那么多的功夫去应付他们,也觉得姨母一家是该敲打敲打了。连他都敢算计,心真是越来越大了。

    说完就走,转身之际夏紫潆拉住了他,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说“不要,我不要嫁人,表哥,我愿意给你做妾。不,当丫头也行,只要能天天看着你,跟你在一起,无名无分我也不在乎。表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就是死也不能嫁给别人。”

    自小就喜欢他,一心一意的就想嫁给他。况且,母亲也说了,就是死也得当宗政侯府家的鬼,她必须得到他。

    对于让母亲伤心的白眼狼宗政明臻没了耐心,一甩衣袖道“注意你的言行,你不要脸你父母还要脸呢。你想死大可去死,我绝不拦着,但你若是想以死来逼迫我或者是我母亲,那你趁早歇了这心思吧。”

    “梓琛,送她回去”说完,宗政明臻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紫潆不甘心,也不相信,张口就要再叫表哥。梓琛眼疾手快,封住她的哑穴之后就不顾她的意愿带着她离开了。

    羊肉馆里梅心碰见了熟人,宗政明臻上来时就看见她和一个身穿紫色锦袍的男子聊的十分开心。由于那男子背对着他,他并没有认出是谁,而随着距离拉近他听到他一口一个心儿妹妹的叫着。

    笑颜如花温柔如画,此时此刻的梅心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很放松,也很激动,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挚友或者是亲人,久别重逢,开心的手舞足蹈眼睛里都写着高兴二字。

    “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要是知道我就把糖葫芦带来了。我记得那时你和落秋她们都喜欢吃,攒了银子一下子买了十好几根,每个人都把牙齿吃的酸倒了,咬饼子都不着力。”头戴玉冠身着紫色锦袍的男子眉飞色舞,说到开心处还忍不住拿手比划。

    回想起没钱的时候梅心也是一阵儿感叹,只是并未持续很久,她道“估计是那回一次吃太多了,吃伤了,我们后来都很少吃了。不过,落秋依旧喜欢,刚刚还说街上没有卖糖葫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