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雾中

作品:《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对雾隐村,(日ri)向镜的态度与斑,带土是相似的。狂沙文学网 kuangsha

    水之国虽然孤悬海外,但面积却不小,体量并不逊其他几大国。再加上水之国四面环海,水汽充沛,常年浓雾弥漫,使得水之国境内成为了擅长水遁,精研雾隐暗杀术的雾隐忍者天然的主场,在水之国周边,雾隐忍者往往能借助环境的优势,以少敌多。

    原时空中,卡卡西与再不斩,在临近大海的波之国中的交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那时作为木叶‘第一技师’的卡卡西,已然是木叶村中名副其实的精英上忍,哪怕放眼整个忍界,上忍中能胜过他的也不多了,真实的实力,绝对是在再不斩之上的。

    可在契合雾隐暗杀术的环境中与再不斩战斗时,卡卡西便明显陷入了被动,险些丢了(性xg)命。

    由此可见,擅长水遁,精研雾隐暗杀术的雾隐忍者,在水汽充沛的环境中,战斗力的增幅是十分显著,甚至是夸张的。

    这一点,拥有水遁分(身shēn)的(日ri)向镜也深有体会,((操cāo)cāo)控水遁分(身shēn)时,在临近水源的地方战斗,跟没有水源的地方战斗,完全是两个概念。

    因此,哪怕拥有两倍的兵力,想要攻入孤悬海外的水之国也是十分困难的。

    而雾隐村内的血继豪门和秘术家族,数量并不比木叶少,其底蕴之深,在五大忍村中可以说仅在木叶村之下,实力非常强大。

    当初,漩涡一族所在的涡之国,就是因为与水之国比邻,有可能成为木叶侵犯水之国的跳板,被雾隐挑头,纠集了数个觊觎漩涡一族封印术的忍村,在短短几天内联手毁灭的。

    要知道拥有不逊于千手一族仙人体,且掌握着连尾兽都能封印的封印术的漩涡一族,在忍界绝非什么软柿子。而以雾隐为主力的联军,能迅速攻破涡之国,快得让木叶连援手的机会都没有,可见雾隐忍者在临海区域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悍。

    所以哪怕是木叶倾尽全力,一对一也未必能拿下雾隐。

    而忍界大陆上的势力错综复杂,四大忍村相互制衡,没有哪个村子真敢孤注一掷,将兵力全都投入到孤悬海外的水之国上。

    宇智波斑没有选择云隐,岩隐和砂隐,专挑雾隐渗透,正是因为雾隐的地形得天独厚,进可以窥探忍界大陆,退可以固守水之国,一旦忍界大陆爆发忍界大战,四大忍村相互开战,他们就可以伺机挑选目标,只要雾隐高层能一直保持理智,那么雾隐村慢慢做大,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哪怕有斑和带土两代人暗中持续了二十几年的渗透与破坏,雾隐中的血继豪门几乎灭绝,秘术家族死伤惨重,精锐忍刀七人众或死或叛,最近甚至连六尾人柱力羽高也叛逃出村了,可雾隐的实力仍不可小觑,哪怕不算成为了带土傀儡的四代水影枸橘矢仓,村内仍有照美冥,青等一批精英忍者。

    特别是掌握了‘溶遁’和‘沸遁’双血继限界的照美冥,更是拥有实打实的影级实力,在原时空的第四次忍界大战中有着不俗的表现。

    如果没有其他人进一步干涉的话,或许非要等到几十年后的第六代水影长十郎上台,雾隐的底蕴才算彻底耗尽。

    在(日ri)向镜看来,斑和带土通过渗透的方式,在雾隐制造混乱,用内乱来消耗雾隐的底蕴和战争潜力,是十分正确的,所以这一次的行动,哪怕他清除掉了被带土控制的四代水影,他也会用别的方式进一步的削弱雾隐的力量,就跟他拐走我(爱ài)罗,削弱砂隐一样。

    (日ri)向镜一边琢磨着,一边回到了家中。

    这一次前往雾隐的任务,必然会伴有大量的战斗,甚至可能会跟人柱力交手,所以用火遁分(身shēn)是最好的选择。

    一来,可以通过激烈的战斗磨合火遁分(身shēn),让自己的灵体,与火遁分(身shēn)更快的达成完美的契合。

    二来,火遁分(身shēn)上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对人柱力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在面对人柱力时更游刃有余,否则,本尊出手的话势必会动用‘转生眼查克拉模式’,而‘转生眼查克拉模式’又实在太过惹眼,轻易动用,有暴露(身shēn)份的风险。

    收拾了一下行装后,(日ri)向镜又来到了宇智波族地。

    成为了暗部十一班队长的止水,因为任务的缘故,眼下并不在村子里,所以(日ri)向镜来宇智波族地,要找的是鼬。

    在宇智波族地边上的练习场中,(日ri)向镜见到了正跟弟弟佐助一起练习手里剑之术的鼬。

    唰唰唰

    鼬一个翻(身shēn),稳稳落到了地上。

    而在他四周八个靶子的正中央,都不偏不倚的钉着一枚还在微微震颤的手里剑!

    佐助愣愣的环视着八个靶子,眼睛里满是星星的望着鼬“哥哥,哥哥,我也想学这一招,快教教我吧!”

    鼬温柔的揉了揉佐助的脑袋,笑道“刚才的投掷术,需要配合写轮眼,所以等你开启了写轮眼后,我再教你吧。”

    佐助顿时噘起了嘴巴“又是需要写轮眼,难道就没有不需要写轮眼的高级投掷术了吗?”

    鼬的天资,在同辈中仅有止水可以跟他媲美,寻常开启了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跟他一比全是庸才,所以连写轮眼都没有觉醒的佐助,在面对鼬时心中既充满了仰慕,又填满了挫败。

    这种感觉,(日ri)向镜当初在忍者学校面对卡卡西时也曾有过。

    那种你挖空心思也无法掌握的技巧,旁人却随便学学就融会贯通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怜悯的望着佐助,场边的(日ri)向镜暗暗感慨道“这孩子也是倒霉”

    任谁跟鼬摆在一起,都会显得无比平庸,佐助的天资也不算差,只是摊上了鼬这个哥哥,所以才会显得平庸,不太受父亲富岳的重视。

    这时,鼬领着佐助来到了(日ri)向镜的面前,问道“前辈,您怎么来了?”

    (日ri)向镜笑了笑“没打扰到你们的练习吧!”

    鼬摇了摇头,而佐助(情qg)绪有些低落,低着头,踢着脚边的石子。

    (日ri)向镜给了鼬一个眼神,旋即一个人朝着边上的小树林走去了。

    鼬跟佐助交代了一句后,便快步跟了上去。

    在树林中,确认了四周没人窥探,(日ri)向镜便把三代交给他的任务详细的跟鼬说了一遍。

    对(日ri)向镜来说,既然这次的任务可能涉及到刺杀四代水影,那么找原时空中曾击败过四代水影的鼬同行,就再合适不过了。

    而且考虑到幻术方面的问题,(日ri)向镜自忖自己的幻术造诣恐怕((操cāo)cāo)控不了上忍级的忍者,所以他必须要让鼬或止水其中之一与他同行。

    听完了(日ri)向镜的讲述后,鼬若有所思的说道“私下里,我和止水哥也分析过,雾隐被晓组织渗透的可能(性xg)很大,如果雾隐真的成为了晓组织的帮凶,那我们木叶就将腹背受敌了,所以火影大人的安排十分正确。”

    (日ri)向镜说道“这次的行动,我需要你的协助。”

    “没问题。”

    鼬不假思索的应了一声,但凡关乎村子的安危,对他和止水而言,优先级都是高于一切的。

    (日ri)向镜伏在了鼬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旋即说道“这件事,你能办到吗?”

    略微沉吟了一下,鼬轻轻颔首“嗯,如果我现在出发的话,时间上应该没问题!”

    拍了拍鼬的肩膀,(日ri)向镜叮嘱道“注意安全,晓组织现在动向不明,不排除他们就在雾隐村的可能(性xg),所以一切以自(身shēn)安全为主!”

    给鼬交代了一项任务后,(日ri)向镜又通知了第七班的成员们任务的事(情qg),然后回到了家中。

    第二天清晨,(日ri)向镜的第七班便通过小门离开了村子。

    一行四人皆是新秀,实力最弱的也是特别上忍的层次,所以行动速度很快,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抵达了火之国东边的海域。

    指了指摊在地上的地图,(日ri)向镜对第七班成员说道“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涡之国旧址,之后的行程需要借助船只了。”

    夕颜问道“队长,我们怎么登船呢?”

    (日ri)向镜说道“所有前往水之国的客船,商船,都会受到雾隐忍者的排查,我们很难蒙混过关,所以我的计划是潜入一艘抵近水之国海域的渔船,等渔船靠近水之国海域后,我们再弃船从海上秘密潜入水之国境内。”

    红秀眉一蹙“就算渔船靠近了水之国海域,距离海岸恐怕仍有一大段的距离,我们这么渡海,会不会太危险了?”

    (日ri)向镜点头道“危险必然是存在的,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秘密潜入水之国。”

    听了(日ri)向镜的解释,疾风和夕颜都点了点头。

    只要不是极端恶劣的天气,在接近水之国的海域,通过渡海的方式潜入水之国其实并不算太危险。

    (日ri)向镜一边收起地图,一边嘱咐道“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雾隐的势力范围,大家小心一些,今夜就在这里驻营,明天再找渔船渡海。”

    随着(日ri)向镜一声令下,红,疾风,夕颜三人立刻忙碌了起来。

    几人都是经过培训的暗部成员,设置警戒陷阱,观察哨等等常识,根本不需要(日ri)向镜这个队长多嘴,就弄得井井有条了。

    不多久,夜色渐深,月亮爬到了头顶。

    “嘎嘎”

    突然,静谧的黑夜中,传出了一阵鸦叫声。

    双手抱(胸xiong),倚在一处断壁上假寐的(日ri)向镜,听到鸦叫后,没什么举动,只是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

    正巧负责值夜的红,听到这声鸦叫后立刻戒备了起来。

    虽然只是一声平平无奇的鸦叫,但对于忍者而言,任何声响都有可能是意外来临前的警示,于是她在观察哨上仔细观察起了四周。

    “咦,怎么突然起雾了?”

    正观察四周动静的红,猛地发现四周的雾气越来越重了。

    “不对!”

    意识到不对的她连忙返回了营地,一边叫醒了睡着的疾风和夕颜,一边向(日ri)向镜汇报道“镜,似乎有些不对劲!”

    (日ri)向镜也不废话,当即开启白眼观察了四周一圈,说道“准备战斗,咱们被雾隐忍者盯上了!”

    “什么!?”

    红等三人闻言吃了一惊。

    潜入任务都还没有开始,自(身shēn)的行踪就暴露了,这对第一次执行这种s级任务的三人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

    几人说话间,外面的雾气越来越重,很快就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疾风这时发动了‘透遁’,进入了隐(身shēn)状态,而红和夕颜也各自潜行了起来,第七班的成员,是三代精挑细选的,在潜行暗杀方面丝毫不逊于雾隐的雾隐暗杀术,所以面对这样的处境,大家都没有太过惊慌。

    锵

    没多久,营地中突然传出了一道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在静谧的夜色中,这道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宛如大战爆发的信号,瞬时,手里剑投掷的破风声,忍术发动的声响,以及起爆符的轰鸣便在浓重的雾气中接连响起。

    而此时的(日ri)向镜,已经跃到了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与(身shēn)边的一道黑影一起,默默的关注着浓雾中的这场战斗。

    整场战斗大约持续了四十分钟,最终以第七班的胜利告终,不过第七班的成员们也并非毫发无损,其中红伤的最重,不仅被雾隐忍者伤到了肋部,而且还中雾隐忍者的毒,基本上失去了战斗力。

    夕颜也伤得不轻,腿上(身shēn)上有多处刀伤。

    伤得最轻的是掌握了‘透遁’的疾风,不过由于刚才的战斗过于激烈,而疾风的(身shēn)体本就虚弱,所以虽然没受什么伤,但脱力的他咳嗽不止,似乎也没多少战斗力了。

    在浓雾渐散之际,(日ri)向镜回到了战场。

    他顺便斩杀了几名逃跑的雾隐,所以手上提着染血的草丸,(身shēn)上也有不少的血污,看起来好似也经历了一番生死大战。

    扫视了战场一眼,(日ri)向镜说道“足足三个小队,十二名雾隐忍者,看来雾隐已经有了防备,你们暂时退回火之国,这次的任务由我自己来执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