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完美的老二

作品:《我有一座山

    在几个人都了过了一把四轮摩托的瘾之后,也就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几个女人领着一群小孩子来到他们身边,还别说,她们在草莓大棚里忙活了那么久,还真寻到了一些草莓,估计是早些是时候漏下来的。

    石芳悄悄的在于飞耳边问道“中午咱们在哪吃饭啊牛棚里的那个厨房可有点小。”

    于飞想了想,拍拍手对众人说道“咱们中午吃点烧烤行不行等吃个差不多的时候,一人再弄一碗手擀面灌灌缝。”

    大人还没说话呢,一圈小孩子先欢呼了起来,果果跳着脚喊道“吃烧烤,吃烧烤”

    很快,小孩子那边的节奏就被她给带了起来,一块跟着喊了起来。

    陈凯强大手一挥“那就吃烧烤。”

    之后一群人很快的忙活了起来,女人们带着孩子去大棚里面挑选可以作为烧烤的食物,男人们则去准备烧烤用的器具。

    等范辉他们开始生火的时候,于飞又进到厨房,想寻摸一些肉类,好在农场的众人都是肉食性动物,这些东西倒也不缺。

    很快,羊肉,羊排,五花肉,鸡爪之类的都给搬了出来,于飞甚至还把前一段时间刚刚拆封的一条火腿给翻了出来,这玩意片成片,烤起来一定很香。

    油,刷子,芝麻,调料,烧烤酱,辣椒粉

    这些东西都给准备齐全之后,几个男人就没有啥活可干了,就连穿串的活都被一帮小孩子给承包了。

    范辉无可争议的当起了主厨,起手那个范,就差一身白围巾和一顶厨师帽了。

    张红召撇撇嘴嘟囔道“这货又开始装逼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一看他这个样,我就想给他两脚。”

    于飞点点头说道“同感,我觉得我的脚都有点痒痒的。”

    “你那是脚气犯了。”陈凯强老神在在的说到。

    于飞刚想反驳两句,张红召拽了拽他的衣服,小声的说到“要不咱们去钓鱼吧,在这杵着跟三个木头桩子似的,那多没意思啊。”

    于飞抬头看了一眼在孩子群中当孩子王的丁慧,扭头问道“能批准吗”

    他的这话虽然没头没脑的,不过其他两人都秒懂,张红召的表情有些幽怨,而陈凯强则很有默契的跟于飞一样,看了一眼丁慧。

    “你那不是有鱼塘吗”张红召直接放了个大招“就说咱们去钓几条鱼上来烤着吃。”

    于飞扭头看了他一眼“为了你的幸福就得牺牲我的鱼塘啊”

    鱼塘边上,正在调试浮漂的张红召一脸的得意洋洋,因为这是他奉旨钓鱼,那感觉要不是有两个蛋坠着他,他能上天去。

    于飞看的是一阵的无语“你要是钓不够所有人吃的,还有一人一条准备带走的鱼,那你就留下来喂鱼吧,这个可是我丁慧嫂子的原话。”

    张红召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一脸的得意“你就瞧好吧,我今天不说把你这鱼塘里的鱼给你钓光,那最少也得给你钓一半出来。”

    陈凯强笑呵呵的说道“小飞家的牛可没有几头,要是照你这个吹法,那可顶不了多长时间。”

    “没事,我们家的牛都是公牛,他想吹也没有地方可以支撑。”于飞摆摆手,很是随意的说道。

    “不损我你俩就没事干了是吧”张红召很不满意“我说你们俩手里拿的不是烧火棍,是鱼竿,鱼竿你们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吗”

    “甩泥揪。”陈凯强晃悠了两下手里的鱼竿,说了一个他们小时候都玩过的游戏。

    嗯哼

    于飞扬起脑袋,看着自己手里的鱼竿,跟着晃悠了两下,有些兴奋的说道“还别说,用鱼杆甩泥揪真是个好创意,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呢,你看看”

    说着他晃动了一下手里的鱼竿“以鱼竿的这种弹性,还有这个力度,好像可以甩的更远,要不咱们去试试”

    “哎哎哎过了啊”张红召不满的叫到“你俩手里的鱼竿,哪一个都要超过五百块,还是进价,河边上的那些荆条能跟这个比吗”

    “再说了,你们俩都多大了,就不能干点正事,一天天的就想着玩,赶紧钓鱼吧。”

    于飞跟陈凯强同时给了他一个中指,这话说的,好像钓鱼就像是件正事似的。

    在等鱼上钩的时间里,陈凯强问道“老肥,你说你们家的鱼是怎么养的怎么就那么的鲜,那么的好吃呢一条鱼做好之后我还没吃多少呢,就被李静她们娘俩给包圆了。”

    “还说什么小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就应该多吃点鱼补补,可她帮儿子挑刺的时候可没少吃。”

    “要不怎么说老肥是个奇异的生物呢。”边上的张红召开口接道“吃完他那个鱼之后,在吃其他的鱼感觉就没法下嘴,一股的土腥味,你是不是有啥秘方啊”

    于飞嘿嘿一乐“秘方没有,不过我这的风水好,就适合养鱼,而且我这个鱼塘里的鱼,都可以算的上是野生的,那些市面上饲料喂大的鱼就不要拿来比了。”

    “不过以后想吃鱼了,就来着钓啊,或者给我说一声,我给你们送过去都行。”

    张红召撇了撇嘴,用手在鼻子上扇了两下说道“一股浓厚的土豪气息扑面而来。”

    于飞扭头呲牙“我一屁崩死你。”

    “我靠”

    张红召刚想回怼两句,不过很快就被被嗤嗤往前跑的鱼竿给拉了回去,他一把拽住鱼竿,嗷嗷直叫“这特么至少得有七八斤,要不带不动鱼竿。”

    于飞抬头看了一眼鱼竿弯的程度,很有经验的说道“十斤,要不不会拉成这样的。”

    陈凯强乐了“看样子你没事经常在自己的鱼塘里祸祸啊,要不然不会看一下鱼竿就知道水里的鱼有多大。”

    “那是,自己都不钓不吃,那还能卖给别人吗”于飞说道“有些事情就得自己先尝试一下,这样你跟别人推销的时候才能有底气。”

    “我说你俩能不能换个时间再讨论这个问题,先帮我把鱼给弄上来行不行”张红召不满的叫到。

    陈凯强两人相视一笑,而后才慢吞吞的拿起抄网准备去帮忙。

    在三人的协作之下,一条泛着水光的红鲤鱼被拖上了岸,在目视的情况下,那条鱼绝对能超出十斤开外,照着鱼脑袋来了一下,那条鱼立马停止了挣扎。

    张红召拎起那条鱼就往上跑,嘴里还嘎嘎的怪叫,于飞觉得这一幕何曾的相似,只不过这次的鱼比上次大多了。

    显摆了一圈的张红召很快就跑了回来,哈哈笑道“哥今天可算是长脸一回了,那么大的鱼啊怎么就没有个那么大的盆呢”

    于飞知道这个典故,所以笑笑说道“你是想说错过了一次很好的显摆机会是吧。”

    “嗯嗯嗯”张红召一副还是你懂我的表情。

    陈凯强给了他一脚后说道“你跟谁称哥呢怎么的你想篡位啊”

    张红召嘿嘿一笑“那不能,在我们心中你一直都是我们的二哥,在老大看来,你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特别完美的老二。”

    陈凯强的手扬起了几次,最后又都无奈的放下来,于飞在边上都快笑趴下了,神特么老二,还特么特别的完美。

    “操蛋的排位。”陈凯强嘟囔了一句就回到了自己的钓位。

    于飞跟张红召对视了一眼,两人会心的笑了笑

    在范辉摸到鱼竿的时候,于飞跟张红召他们两个一人抱着一个大碗,就那么毫无形象的坐在鱼塘边的岸上,唏哩呼噜的吃着手擀面,边上的几个小家伙还贴心的为他们准备着各类的烧烤。

    特别是于飞,那两个小姑娘就差一点一点的喂他了,看得陈凯强他们俩眼睛里直冒绿光,对于这样乖巧的小棉袄,他们也想要一对。

    于飞把筷子往碗里面一放,举着酒杯对他们俩示意一下,嘴里说道“喝,这可是老四棱子密,现在都没地买去,多喝点。”

    正在钓鱼的范辉不安分的叫到“我都看到了,你仓库里面可有一大堆呢,我打算一会走的时候拿上百十瓶呢。”

    于飞左右扭头在地上寻摸了起来,小英子很贴心的递上来一块比较小的土坷垃,于飞接过去,嗖的一下就砸到了范辉的身上。

    “还百十瓶,你脸呢你不知道我为了弄来这些酒,费了多大的劲,好家伙,你一张嘴就要百十瓶,你咋不去抢去”

    范辉拍了拍被砸的地方,不以为意的贼笑了几声“我觉得在你这拿,比出去抢来的还快,毕竟现在就算是你想抢,那也得能找得到才行。”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于飞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好在果果递给他一块比较大的土坷垃,于飞掂量了两下,砸在了范辉的腿上,后者也仅仅只是唉吆了一声

    太阳西斜,陈凯强几人各自带着一大包的礼物装上了车,其中就包括范辉一直念念不忘的老四棱子密,不过一人也就拿了三两瓶。

    不过范辉表示,这些都是拿回家珍藏的,要是想喝的话,那还得来于飞这,要不不禁喝。

    几个女人在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跟石芳还有两个小姑娘话告别的时候,陈凯强他们对着正在忙碌的工地来了兴致。

    在范辉拍了拍已经架起来的底座和半层楼问道“老肥,看你这样,你不会打算整栋楼都用木头吧”

    “你才知道啊”于飞抱着膀子说到“我这是全木质别墅,你说我不用木头还能用啥”

    张红召满脸的不解“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就建了一个纯木头的房子,咱爸没有要打死你的意思”

    于飞乐呵呵的说道“你猜”

    陈凯强倒的问题倒是很中肯“你这个木质的别墅使用年限是多久,不会住个十年八年的就得换房子吧”

    “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这栋房子要比咱们的寿命还长。”于飞说到。

    范辉一听这话,立马就接道“我可是打算活到一百二十岁的人,后面可还有九十多年没过呢。”

    “哦你是例外,你不在人这个范畴里面。”于飞立马怼到“你要是再活的精致一些,就可以给你家里的那只乌龟送终了。”

    “你才不是人呢。”范辉回了一句,而后又狠狠的说道“回去我就把那只乌龟给炖汤了,省的一天天的看着就不得劲。”

    张红召扭头看了一下乐呵呵的几个女人,回头说道“我估计你还没把乌龟给炖了,杨梅嫂子就的先把你给炖了。”

    “”范辉的气势立马一泻千里

    送走了众人,于飞一家四口又回到了农场里面,一进到农场,两个小姑娘立马就跑的不见人影了。

    仅剩下于飞牵着石芳的手缓缓的在农场里遛弯,农场边上的竹子这时候已经长得郁郁葱葱的,虽然没有在空间里面长的那么粗壮,但也算得上是天赋异禀。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这些竹子在扎根的同时并没有影响到它的生长,最高的目测已经长的有十来米了,枝繁叶茂的,穿林而过的风,带起一阵沙沙的声音。

    转悠到农场的另一边,于飞的手悄摸的摸上石芳的后腰,后者小脸红红的左右看了一下,伸手想把于飞的手给拍下来。

    于飞没有让她如意,在她的后腰上轻轻的捏了两下问道“这里还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