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强大的罗文

作品:《魔法工具

    所有人都愣了,这是什么(情qg)况,怎么维克托赖以成名的掌印,居然连对方打都打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便看见,罗文眼中寒光一闪,(身shēn)上一股极其锋锐的气息猛然升腾,紧接着,他左手按在(胸xiong)前,向前一步,右手小臂抬起,手掌直立成剑,白色的斗气瞬间凝聚成极其锋锐的剑芒,然后轻描淡写的一剑戳了过来,直指维克托的(胸xiong)前,似乎瞄准的是他的心脏。

    他只是刚刚出手,其他人就感觉到了那剑芒上面锋锐气息割面而来,眼睛都看的刺疼,这种程度的攻击,要是打在(身shēn)上,那不得是个窟窿。

    他们第一次感觉到这个青年无比危险的气息,但是这个该死的维克托居然还去招惹他,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其他人都有些凛然,然后幸灾乐祸的望着维克托。

    罗斯确实另外一种想法,他暗道一声不好,维克托还不能死,于是站了起来,紧急之间,也来不及蓄势,手腕当中抖出一道长索,青色气息附着在上面,有一种痴痴缠缠的味道在其中,向罗文的手腕缠了过来。

    维克托这个时候已经不知所措起来,被罗文坚硬无比的斗气震退之后,刚要再接再厉,便看到对面的人忽然变了脸色,直接从一块石头,变成了一把绝世宝剑,那锋锐的气息,还没到他跟前,都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裂开,暗道一声不好,这个人是个高手。

    电光火石之间,他只来得及运起所有斗气,双手交叉在(胸xiong)前。

    罗文轻轻一手剑,直接戳了过来,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算是他感觉到了罗斯的长索袭来也没有停下,不过罗斯毕竟是大战将,罗文的手剑刚刚碰到维克托的手臂的时候,长索便碰到了他的手臂,然后缠了上来,罗文的手指上的斗气碰到对方的斗气防御,仿佛如插豆腐一样插了进去,只不过只插进去了不到两公分,便被场所丝丝的缠住,再也不能寸进。

    维克托瞬间脸色惨白,他望着罗文修长洁白的手,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强,自己明明已经是战将级的高手,居然连完全防御都做不到,冲霄斗气完全忽视了他的防御,直接攻击到了他的。

    护甲没用,斗气没用,他能感觉到,要是队长再慢十分之一秒中,这个人就能杀了自己,他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冷漠,看到了那种高高在上的表(情qg),同时也感受到了自家队友对自己的态度,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而且还是因为这么一个可笑的理由。

    罗斯也看到了罗文的动作,刚好拦截下来之后,额头上的汗顿时留了出来,冲霄斗气果然不同凡响,他已经大战将级别的斗气,居然还要用出七分力,才能将这斗气笼罩住,在看看维克托,应该是受了外伤,伤口不重。

    “文森大人,维克托只是无心之失,请原谅他”罗斯加了一把力,将罗文的手掌死死拉住,然后叹了口气道。

    这个时候,其他队员也站了起来,纷纷幸灾乐祸的望着维克托,不过他们望向罗文的时候,却一脸凝重,这个青年,或许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维克托仗着团长的威风,平(日ri)里欺男霸女,但是实力还是不错的,这个人,居然一瞬间就能重创维克托,这份实力,怕是只有团长才能接战吧。

    罗文的杀意这个时候已经消散了几分,感受到长索上面的力道,他慢慢的撤去了斗气,将手指从维克托的手臂上取下来,干净的手上没有一点血渍,仿佛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qg)一样。

    罗文看了罗斯一眼,淡淡道,“我们协议的金币数量减半,再有这种事(情qg),我杀了你们全部。”说道这里,他猛然气息爆发,无匹的锋锐气息直指罗斯。

    他的魔法造诣已经接近大魔导师,无论是精神力,还是魔法力,都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的极限,魔法力甚至直指大魔导师中阶,斗气水平与魔法实力几乎接近,自然不惧一个刚刚初级不久的大战将,精神力与斗气双重压迫,瞬间让罗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冲霄斗气还是一种破坏力非常强大的斗气,罗斯瞬间感觉到了来自罗文的决心。

    “文森大人,这只是维克托个人的意愿,与我无关,更与我们无关,所以协议还希望照旧,维克托是我们团长的侄子,平(日ri)里我也说不下,这次还请不要计较如何。”罗斯也是一个非常会做人的人,直接将自己和团队撇清,将责任放在了维克托(身shēn)上。

    听到这话,维克托顿时脸色没有一点血色,白的和地面上的冰一个颜色。

    “该死的,我叔叔可是团长,你就这么放弃了我吗”维克托在心中呐喊,但是他却不敢说出来,因为队伍里面,没有一个人喜欢他。

    冷风之中,维克托感觉到来自大自然和队友的双重恶意。

    罗文看了一眼维克托,对于他的人品倒是没什么意外,他能脱离队友,直接威胁客户,由此可见在队伍当中的位置。

    他轻笑了一声,道,“不要拿你们的团长威胁我,我是什么人你们并不清楚,你们团长来了,也未必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协议资金减半。”

    罗斯的脸色瞬间变了,50万金币,变成了25万,这怎么也不是让人开心的一件事(情qg)。

    他看了一眼这个时候手臂已经开始流血,却浑(身shēn)发凉,不敢去捂的维克托,脸上充满了厌恶之色,对罗文道,“那就依您所言。”

    他望了望只能看见一百多米的冰山,雾蒙蒙的天气让人不(禁j)有些头疼,不过一瞬间,他便做了决断,直接转过头,对另外一个人说,“将这个蠢货带回去。”

    冲霄斗气不单单是非常的难缠,他还会附带各种其他效果,只要破防,那么就会有无穷麻烦,这个货敢招惹冲霄斗气的人,而且这个人是厉害如此的强劲,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轻松取胜,现在受了伤,任务已经不能进行下去了。

    那人有些不(情qg)愿,表(情qg)有些难堪,对维克托有些恨恨,但是队长发话了,他也没办法,只能闷闷的道,“是,队长。”

    现场就这么僵持了下来,罗文依旧站在远处,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水果,而那边,罗斯自己在帮助维克托处理伤势。

    不一会儿功夫,天完全黑了下来,在狂风之下,天气显得格外黑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他们早就搭建好了营地,纷纷住了进去,这个时候,他们更加嫉妒罗文起来,因为这家伙或土豪到直接拿了一个小房子出来,这种看起来廉价的房子,在魔法公会标价三十万哪。

    本章完